关灯
护眼
字体:

050 美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敢。”析秋轻笑朝庄皇后微微欠身:“娘娘尽管吩咐。”

    云淡风轻的走过来,眉眼柔和一举一动浑然天成般优雅自然,庄皇后看的微微一怔,这才笑了起来:“夫人客气了。”她走过来很自然的挽过析秋的胳膊,扶着她坐下,又回头对洪嬷嬷吩咐道:“给夫人倒茶来。”又加了一句:“夫人喜欢喝龙井。”

    析秋目光在她扶着自己的手上转过一圈,并未惊恐顺着她的手势坐了下来。

    “在家中时就常听母亲提起您。”庄皇后目光清亮:“说您贤惠之名在京中首屈一指,心中慕名已久,今儿这才冒失的请您到宫中来。”她说着一顿,有些红了脸孩子一样的睁着大大的眼睛,孺慕的看着析秋:“我年纪小,有许多事虽说进宫前教养嬷嬷都仔细教过,可真若做起来,心里难免还是有些没底……”

    “娘娘谦虚了……依妾身看娘娘虽年轻,可举止谈吐却已有国母之风范,妾身只有敬佩。”析秋接过茶朝洪嬷嬷微微点了点头道谢。

    洪嬷嬷就退在了皇后旁边,笑着道:“容老身逾矩说句话。”她朝析秋微蹲了蹲:“老身是娘娘的乳母,是看着她长大的,不怕夫人笑话,娘娘性子太过单纯,从小家中又是父兄疼宠在手心中的,从来没有什么弯弯绕绕的心思。”她笑盈盈的看着析秋:“请夫人来,就是觉得夫人亲切,想和夫人说说话。”又慈爱的看了眼庄皇后,对析秋道:“你就把她当做您的女儿,教教她。”

    析秋站了起来:“嬷嬷严重了,不敢。”余光看到庄皇后对洪嬷嬷眨眨眼,有些责怪的意思,她垂了眼眸,庄皇后已经起身走了过来扶住她:“夫人不必多心,洪嬷嬷的话虽说的直白,可却也没有说错,夫人性子温和确实让我心生好感,若夫人不嫌弃,还常来宫中走动走动。”

    “就怕叨扰了娘娘。”析秋轻声回了一句,又顺着庄皇后的手重新坐了下来,庄皇后急着道:“不怕,不怕!”真有点孩子气的样子。

    析秋心中哂笑。

    “听说夫人家中还有两位公子和一位小姐?”庄皇后好奇的看着她,析秋点头道:“是。”

    庄皇后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夫人有空带他们到宫中来坐坐。”

    析秋点头应是。

    庄皇后有些尴尬,想了想努力找出话题来聊,总觉得难得单独和析秋聊天,若是匆匆结束缺了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还从未这样刻意和谁为了拉近关系而说着话。

    正当她心里焦急的时候,析秋开口问道:“京中的天气冷,娘娘从南方来,还是第一次在京中过冬吧,可还习惯?”

    庄皇后松了口气:“一开始有些不习惯,不过现在渐渐好了一些……”又问道:“夫人祖籍是哪里的?也和京中一样冷吗。”

    析秋就想起来北京的天气,没有这么冷却比现在更糟糕,她轻笑点了点头:“妾身祖籍保定的,冬天和京中的气温相差不多,到是习惯了。”

    庄皇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又说了一会儿,析秋起身告辞,庄皇后亲自送她出了储秀宫,又由洪嬷嬷送析秋去宫门……

    庄皇后绞着帕子,今天这么做是不是太刻意了?四夫人不会觉察出点什么吧?也不知道她会怎么想自己……

    好像也没有什么效果,四夫人待人都是这样吗,淡淡的不亲不疏,既让人觉得舒服却又觉得隔着一层似的。

    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喜欢我呢。

    庄皇后暗暗苦恼,她学的都是宫中礼仪,从来没有告诉她,应该怎么样和婆婆相处,而且还是这样的婆婆……

    她叹了口气,忽然头顶上就响起敏哥儿的声音:“在想什么?”

    “圣上?”庄皇后一愣,抬头看着面前的人,又回头看看析秋离开的方向,有些窘迫的道:“没……没想什么。”

    敏哥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远远的能看见析秋的背影,越走越远,他又低头去看皇后,皇后红着脸双颊绯红样子非常的可爱,他轻笑,表情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柔和:“几位夫人都走了?刚刚在看什么?”

    “都走了。”庄皇后点了点头:“妾身就随便看看。”

    敏哥儿嗯了一声,负手进了殿门,庄皇后立刻跟在了后面进去,敏哥儿在析秋方才坐过的位子上坐下来,目光落在还没来得及收走的茶具上,轻轻一笑。

    “臣妾去给您泡茶。”庄皇后要过来收走析秋的茶具,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并不想让圣上知道,她在刻意和四夫人拉近关系。

    敏哥儿目含笑意,突然道:“小的时候,我与大哥二哥常常因为下了一场雪而高兴半天,有时候在雪地里一待就是一整天,戴着厚厚的手套,可鼻子还是冻的红红的……”他仿佛很向往的样子。

    庄皇后一惊,圣上说的并非是在宫中吧。

    敏哥儿勾唇一笑,很有兴致的看着庄皇后:“皇后有没有堆过雪人?”他的第一个雪人还是母亲教他的。

    庄皇后挑了挑眉,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敏哥儿已经站了起来,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跟我来。”拉着庄皇后就朝殿外走去。

    庄皇后看着被他握住的手,脸一红心就砰砰跳了起来……

    “京中的雪真大,不像江南,前面下了雪不过两个时辰就化掉了。”皇后站在西五所前宽宽的院子前,看着敏哥儿正弯着腰亲力亲为的滚着雪球,她呵着气搓着手笑着道:“您想做什么。”

    敏哥儿看也不看缩在墙根底下欲言又止左右为难的苏公公,专心将手中的雪球滚大,笑着道:“雪人。”他将圆乎乎的球放在事先垒好的身子上,又装上鼻子和和嘴巴,画上眉毛和眼睛……

    “好可爱。”庄皇后蹲在雪人前头:“圣上您真厉害,臣妾还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雪人。”

    敏哥儿抿唇轻笑,见皇后头上戴着一朵绒花,伸手去摘……

    庄皇后见他手过来,忽然一愣,两人离的很近,她几乎能看清敏哥儿红红鼻尖上的绒毛,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一时间心跳如麻只傻傻的盯着他看。

    敏哥儿的手并未停留,而是将她头上的一支绒花摘了下来,插在雪人的头顶上:“好了。”他拍着手:“一个雪美人。”

    皇后呼吸一窒,差点跌在雪里,心里却涌现出甜蜜。

    转眼到了新年夜,宫中历来有守岁的习俗,敏哥儿带着庄皇后去慈宁宫吃了团圆饭,三皇子便吵着要去放烟火,乐袖笑着摆手道:“你们去玩吧,陪着我们你们难受我们也无趣。”说完看着雯太妃:“你留着陪我说说,咱们做个伴。”

    雯太妃颔首应是,疼爱的看着三皇子:“去吧,不过不准调皮,给圣上添乱。”三皇子点着头,拉着敏哥儿要出去。

    敏哥儿和乐袖以及雯太妃打了招呼,几个人去放烟火。

    才出了门,敏哥儿就将三皇子支走,他拉着庄皇后问道:“想不想去宫外看看?”

    “圣上?”庄皇后一愣,朝左右看看小声道:“这样……不好吧?”

    敏哥儿只问:“你去不去?”庄皇后看看他,见他目露认真,立刻点头道:“臣妾去。”

    敏哥儿笑了起来,招手喊来苏公公在他耳边耳语一番,苏公公一脸土色垂头散气的点着头:“奴才这就去准备。”

    庄皇后看着他们轻车熟路的出了宫,咋舌的问敏哥儿:“圣上您……经常出来?”敏哥儿只看手边放着的几个锦盒,庄皇后没有得到回答,又看看盒子试探的问道:“我们这是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敏哥儿笑着答完,一掀帘子对赶车的苏公公道:“你快点,直接去侯府。”

    苏公公应是,鞭子一挥,直奔宣宁侯府。

    如他所料,父亲和母亲还有弟弟妹妹们都在这边守岁,他带着庄皇后进去时,母亲和大伯母以及姑姑正在陪着祖母打马吊,不见大哥二哥三弟和四弟,只有大妹恶二妹和表妹在炕上玩翻绳,屋子里叽叽喳喳的说着话欢声笑语一片,非常的热闹……

    他特意不让通报,拉着皇后进了门:“祖母!”

    屋里的人一愣,这才看到他的到来,太夫人忙推了牌:“哎呦,你怎么这会儿回来了。”绕开桌子站起来朝他招手:“快过来坐。”

    敏哥儿满脸的笑又喊了母亲和大伯母,这才走到太夫人身边坐了下来,抱着太夫人孩子气的道:“在宫里过年好冷清,我就想回来看看您。”

    “瞧你手这么冷。”太夫人握着他的手,满目慈爱的看着他:“可用过晚膳了,让厨房给你做点吃的?”

    敏哥儿点着头:“嗯。”笑着道:“我要吃糯米鸡。”

    太夫人笑了起来:“还是没变。”忙吩咐人去做糯米鸡。

    析秋接过茶放在敏哥儿身边,笑着道:“回来也不打声招呼。”语气中竟是宠溺。

    皇后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圣上喊萧太夫人喊祖母,看着他喊四夫人喊母亲,看着他喊萧大夫人喊大伯母,看着他亲昵的揉揉几个女孩子的头,女孩子们围着他喊三哥……

    她眼睛忽然湿润起来,激动的站在门口,竟忘了和他们打招呼。

    她明白,她的努力得到了回应。

    圣上接受她了。

    这样的场合他原意带她来,他坦然的在她面前露出另外一面,毫不掩饰的坦诚他的秘密。

    她感动的走了进去,屋里的人皆是笑盈盈的看着她,太夫人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的持重,大夫人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的清冷,四夫人仿若母亲一般的亲和慈爱……没有抵触和防备只有浓浓的温情。

    她红了眼睛,哽咽着走了进去,朝着众人敛衽欲行礼。

    析秋过来拉住她:“这里没有长幼,您……不用多礼。”朝她和善的一笑:“快请坐。”

    庄皇后点着头,朝敏哥儿看去,敏哥儿朝她微微一笑道,介绍这里的人:“这是祖母,这是大伯母,这是母亲,这是姑母……”又说起几个孩子:“这是大妹妹婉姐儿,这是二妹妹萦姐儿,这是表妹萱姐儿。”又道:“大哥,二哥,三弟,四弟还有表弟勇哥儿许是出去玩了,一会儿等他们回来再给你介绍。”

    庄皇后点着头,朝太夫人道:“祖母。”又喊了大夫人和萧延筝,最后看向析秋,喊道:“母亲!”

    析秋微微一笑,拉着她的手亲昵的坐在身边:“会不会打牌?”庄皇后摇摇头:“不会。”想了想又道:“母亲教我吧。”

    这边几个男孩子听到敏哥儿回来的消息冲了进来,屋子里顿时挤挤攘攘的坐不下似的,萧四郎和萧延庭也进了屋里,太夫人索性撤了马吊的桌子,一家人围在一起了话……

    新年第一场雪落下,纷纷扬扬落在屋顶树枝地面,屋子里欢声笑语一片……

    天通六年,新年同样是在大雪纷飞中迎来,析秋挺着肚子站在院中和侯府的管事说着话,太夫人带着萦姐儿从一边走过来,析秋让管事退下朝大夫人笑道:“大嫂,她是不是又跑您那边吵着您了。”

    “没有。”不等大夫人说话,萦姐儿撅着嘴道:“大伯母说送我字帖,我答应大伯母去拿。”又从奶娘身边将东西拿出给析秋看:“您看,我没骗您吧。”

    大夫人看着无论是表情还是长相都像极了析秋的萦姐儿,笑容越发的慈爱,她摸摸萦姐儿的头:“嗯,我给我们萦姐儿作证。”

    析秋失笑,假意瞪了眼萦姐儿:“都五岁的人,还整天这样没规矩,改日便请个嬷嬷回来,好好的管束你。”

    “大伯母。”萦姐儿摇着大夫人的袖子求救,见大夫人只是笑,她一跺脚娇俏的道:“那我去宫里,您不疼我三哥和三嫂还疼我呢。”

    析秋皱眉:“不准出去乱说。”

    大夫人素来喜欢这几个孩子,不忍析秋责罚便打岔问道:“四弟可写信回来?说什么时候到家?”

    萧四郎这两年去过一次福建,一次关外,福建是有几股浪人骚扰渔民,福建布政司屡次驱赶不止,朝庭便委任萧四郎为驱倭大将军亲自率军千万福建……今年辽东刚入九月便入了冬,关外蒙古鞑子仿佛发了疯一样连攻数城,有几个卫所被攻破城内被洗劫一空,数万百姓无家可归,萧四郎再次披挂上阵千万辽东支援。

    “说是年前回来,许是路上耽搁了也未可知。,”析秋心中叹了口气,今天都腊月二十六了,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