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楔子(一)前尘旧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十月的寒冬,早早的飘起了雪花,在这迟露晚来的四季变化里,今年的冬来的似乎有些过早了。

    站在公交车站的一角,躲着头顶漫天似绒的白色,冷雨寒有些闷闷的拉紧衣服的拉链。再过三天,她就要结婚了,就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了。

    可是?

    心里为何会像天上的飘雪一般不安的在心湖里乱舞?

    是么?会出什么事呢?[

    记忆里那团总会在深夜梦境里出现的黑影,他,是谁呢?

    那个无涯无尽的喊着她的名字的声音,是属于谁的呢?

    ‘寒儿>

    耳边仿似听到了梦境里常常出现的声音,冷雨寒仰起头望向天空那源源无尽的阴暗,唇边收起一弯酸涩。

    “这样的天气,怎么穿婚纱呢?”

    皱着好似莲月花心的眉,冷雨寒伸出一双漂亮纤细的手去接那空中自在飞舞的雪花,在心底小声嘀咕着。

    “傻丫头,那就改换一套冬季的婚纱。”

    漂亮纤细的小手被一双指骨分明的大手紧紧握住,冷雨寒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名面容异样俊美,甚至美的染上几分妖艳的男子。

    “?”

    清灵通透的眸子中透出大大的讶异,冷雨寒任由俊美的男子把她的手环进他价格不菲的西装衣。

    “呵呵,那么惊讶做什么?再有三天,我们就是一个屋子里的躲不开的人了,得相互守护,所以,我当然得时时刻刻出现在你身边了。免得你哪天受了委屈,一个小脾气发作就把我甩了。”

    如花美眸中闪过一丝流逝如潮的凄楚,男子伸臂将怀中的女子搂得近了些,紧了些,一丝不差的贴着他的胸口。

    “呃?”

    没有忽略掉男子眼神中那一闪而逝的失常,冷雨寒愣愣的盯着眼前这张异常俊美的五官,眸内现出些许迷茫。

    她的,似乎离她越来越远了。

    “好啦,别发楞了。小傻瓜,快去试婚纱吧。”

    仿似看不到冷雨寒眼中的探询,男子十分宠溺的抚顺了冷雨寒额前被风吹乱的发,快速的把她推上公交车,并替她投了一枚一元硬币。

    “可是,?”

    为什么你不与我一起去呢?[

    试婚纱的人,难道只有我一人吗?

    被上车的人流快速挤到车身中央,冷雨寒未说完的话被公交车上的人声吵杂而淹没。

    隐隐有些不安,冷雨寒艰难得挤到后车门,想要再看一眼那男子异常俊美的容颜,可她却发现,在她的眼底,除了车窗外那卷起白烟肆意飘扬的雪幕之外,她再也无法看到任何东西。

    “,你觉得这样好吗?”

    高耸的楼,挺拔矫健。

    楼顶的空台,有风声划过,伴随着风声丝丝划过,一个冰润如水的声音似在问别人,又似在自问。

    “不这样,能怎么样?”

    仿佛是经历了很深的挣扎,空台的中央,一个身影回首,兀自自问着。

    “你舍得她?”

    还是那个冰润如水的声音,却间杂了几分颤抖。

    “不舍得能怎样?欠了的,终究要还,如果不还,心会疼的,会疼死人的。”

    又是兀自的回答,身影在风的阵阵吹拂中有些薄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