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1章:【至尊篇】—一把怪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阎易本来想马上把北辰长日给杀了,但因为扯到冷风这个人,于是改变了主意。

    冷风是冷尘叔叔的哥哥,冷尘叔叔已经好几年没消息了,而这个冷风近几年来行事嚣张,这其中必有问题。

    不过这个冷风很狡猾,这些年来做事都很小心,所做的事都不与魔城有任何关系,哪怕是一点边边也不沾。就因为这样,他才没有注意到冷风这个人,要不是因为冷尘叔叔几年都联系不上,他到现在还不起疑呢!

    北辰长日见阎易邹着眉头不动,以为他是因为眼前的突发状况感到紧张,无力应对。

    这些机关陷阱都是他请能人异士精心设计的,别说一个天下至尊,就算是十个天下至尊也未必能应付。

    天下至尊又如何,还不是凡人一个,即使是神也难以无敌,更何况是人。

    “怎么样,是不是怕了?不怕告诉你实话,这些人是死士,不管面对多强大的敌人,他们都会不要命地应战,而且他们还吃了特殊的药,很难杀死。那些烟雾含有剧毒,只要吸入一点点,任凭你修为再高深也会立即中毒,然后变成废人一个。至于地上冒出来的液体,能将你们的身体瞬间腐蚀得连渣都不剩。阎易,天下至尊,至尊剑主,你认为凭你一人之力能应付得了这些吗?就算你真能应付得了这些,那么头顶上那张大网你是不可能应付得了的。那张网是用特殊的材质制成,只要被网困住,你们身上的血就会被它慢慢吸干。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身体里的血液在倒流,或者要奔涌而出?”

    “你认为呢?”阎易刚才之所以邹眉头不说话,是在想冷尘的事,对于那些什么毒烟、毒液,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但他不想让北辰长日对他知根知底,所以玄乎反问。

    这点小伎俩就想将他弄死,是太小看他这个天下至尊还是根本不知道天下至尊的实力到底如何?

    依他来看,多半是后者。就因为不知道自己对付的敌人有多强,所以才这样不知量力。

    不过这样也好,就让他们多嚣张一会,越嚣张就越容易露底,到时候他要将这些人连根拔起,省得后患无穷。

    “不是我认为的,而是事实本就如此。你要真有本事,为什么现在还不动?应该是不敢动吧。”

    阎易不再回应北辰长日,用一种让人看不懂、猜不透的眼神看着他。

    东叔没阎易那样高深的修为,现在感觉很难受,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点劲都提不起来,身体里的血液汹涌澎湃,雨奔涌而出。

    “好难受,快要受不了了。”

    “东叔,你没事吧?”阎易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东叔,立即给他一个罩子,暂时护他不受伤害。

    罩子一盖下来,东叔感觉好多了,但还是提不起劲,连说话都很费力,“情况不算太好。想不到北辰长日还会有这一招,看来是早有准备,我们中计了。”

    哎,阎易终究还是太过年轻,没有北辰张日的老谋深算,所以才会吃这样的大亏。

    “只要命还在就行,等会我就带你离开。”

    “你有这个本事吗?”东叔显然不太相信阎易有这个本事。

    北辰长日也不相信,嘲讽道:“事到如今,你还敢说大话。实话告诉你,这些东西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你今天要是不来,我还觉得可惜了这些东西。”

    “你还真够深谋远虑的,东方铭能差点掌控东翔国,应该是你在背后出谋划策的吧。”阎易忽然发现自己对北辰长日还不够了解,如果他一开始就动手杀北辰长日,很有可能不会成功,甚至吃亏的反而是自己。

    就算是天下至尊,也难敌小人的阴谋诡计。还好他见过大风大浪,经历过比这个还要惊心动魄、九死一生的事,要不然今天真的要载在北辰长日这种角色手上了。

    “但最后我还是失败了。”

    “既然你准备了这些东西,那就说明你早就已经猜到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还不算真正失败,你自己不也是这样想的吗?”

    北辰长日鼓了鼓掌,阴冷嘲讽道:“不错不错,能猜出到这个地步,说明你是一个厉害的对手。真不愧是天下至尊,我小看你了,不过也没有高估你。”

    “是这样吗?”

    “难道不是这样吗?你在这里跟我废话那么久,不知道吸入了多少毒烟,现在早就毒入骨髓了吧。再看看地上的毒液,已经到你的脚底下了,你认为你还能如何让?如果一开始你就逃,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现在……你只有死路一条。”

    “不见得吧。”

    “还在说大话。”

    “是你见识浅薄。像这种招数,早在十年前我就已经领教过,而且比这个更厉害的都有,你现在才用,不觉得过时了吗?看样子你对这些东西都不太熟,应该是别人教你用的吧,但这个人却没有告诉你,物极必反。也对,教你用这些东西的人恐怕根本没有考虑过你的死活,就算你一起死在这里,他也不会在乎。”

    “别以为我会轻易相信你的胡说八道。”北辰长日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心里却不这样想。

    阎易虽然年纪不大,但所见所闻却比他多,知道的东西也比他说,即使他自己不太懂,但也能听出一点端倪。

    难道他真被人给算计了?

    “信不信随便你,反正你的死活我不在乎。这东西你就留着自己享受吧,是死是活,看你自己的造化。如果你死了,那正合我意,如果你没死,那我就可以看一场好戏,所以我现在不杀你。”阎易狂傲放言,召唤出至尊剑,用飞剑将上面的大网刺得四分五裂,再把屋顶给捅破,然后带上东叔,御剑而去。

    飞出屋顶的时候还丢下一句话,“北辰长日,你可一定要好好地活着,我还想看那场好戏呢!哈哈……”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教北辰长日用这些东西的人应该是冷风。冷风之所以知道这些,大概是从冷尘叔叔那里得知的。

    不知道冷尘叔叔到底怎么样了?会不会已经被冷风给害了?

    北辰长日看到阎易御剑飞走,惊讶得跌破眼。这世上竟然还有人能踩着剑飞上天的,真是大开眼界啊!

    更让他意料不到的是,至尊剑竟然能将那张号称连神魔都可网住的网给刺得四分五裂。是他被冷风给骗了,还是阎易太过强大?

    如果是后者,那事情可就大了,他极有可能会一败涂地,不得好死。

    阎易,到底有多强?

    “皇上,这毒液要流到我们这里了,怎么办?”一旁的侍卫见北辰长日看着屋顶发呆,虽然他们看到有人能踩着剑飞上天也很惊讶,但还是比较看重性命,很快能反应过来。

    经侍卫提醒,北辰长日才从惊讶中回过神,看到地上的黑色液体已经快要流到他的脚下,心急如焚,再往上看,忽然想到一计,着急说道:“所有人,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赶紧从屋顶逃离,否则就只能死在这里。”

    还好阎易走的时候将那张号称能困住神魔的网给弄到四分五裂了,要不然他现在还真的没办法逃出去。

    出去之后,他首先要做的是就是找冷风算账。

    居然想利用他去对付阎易这个天下至尊,他不好好算算这笔账怎么行?

    北辰长日一个轻功就跳出了屋顶,站在屋顶,看着殿里的侍卫争先恐后要从屋顶出来,有的人因为来不及出来被腐蚀到连骨头渣都不剩,他心里更是怨恨,可是又不知道该去恨谁?

    恨阎易吗?他有什么资格去恨阎易,这些东西是他准备来对付阎易的,如今却要自己享受。

    阎易其实并没有飞多远,而是踩着剑在半空中看着狼狈的北辰长日,对他扮鬼脸。

    想要杀他,就这点本事还是别做梦了。

    北辰长日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看,一抬头就发现阎易在上空对他扮鬼脸,气到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把怒气吞到肚子里。

    东叔刚才吃了阎易给的丹药,现在已经舒服许多,能站起来了,但他却两腿发抖。

    他活到这把岁数还是第一次站在那么高的地方,脚下就只有一把剑,无法站稳,身体摇摇欲坠,好几次都差点掉下去,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这东西太难驾驭了,真无法相信你能踩着它到处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