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你是不是又胡闹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辛追转怒为笑道:“我知道,你就会心疼我娘。”说着转身来到她母亲身边,准备扶她母亲离开。

        这时审义其嘶哑着嗓子,用一种赴死地决然叫道:“襄安王妃请留步,襄安王为何隐身不见?难道是因为还没想出如何凌虐小民以解他心头之恨?”

        审义其现在觉得自己完全山穷水尽了。落在辛绥克手中他还没有完全绝望,毕竟辛绥克是廷尉,想杀他需要经过三司会审,然后得将结果上报朝廷,最后还是落入太后手中。退一步说就是太后真保不住他,也会让他死得痛快些。而落入襄安王手中,那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襄安王的狠辣全无为可都是有名的,而自己又帮太后抢了他的外甥女柳轻尘——那个如同会流珍珠泪的美人鱼般珍贵的才女,断了他的财路。而且当时听说襄安王和她外甥女有不伦之情,襄安王还费尽周折的想娶她,后来迫于太后的压力才不得不作罢,这就更多一层夺妻之恨了,以襄安王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自己真的求死都无望了。抱着必死之心,他叫住了襄安王妃,只是心中不免有些奇怪,辛绥克怎么这么好说话起来,竟然让女儿嫁给襄安王为平妻。

        审义其万没想到他的一句“襄安王妃”竟让刚刚乱纷纷的局面一下安静了下来,连正在哭泣的辛夫人都停止不哭了,呆呆地看着他。而那个“襄安王妃”走到他面前左看右看,皱着眉问:“你是谁?干什么胡说八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说着就要离开。

        审义其本是一个极聪明的人,本能的知道这里一定有内情,难道是襄安王和襄安王妃私定终身?不对啊,他们早就定了亲的,还是太后亲自赐婚的,不过辛绥克一直推托说女儿身体不好,不能完婚,怎么会私自结婚?

        审义其叫住辛追:“王妃请留步,下官审义其当日观礼时,下人不懂事,不小心将王妃头上的喜帕揭下,下官在这里赔礼了。”

        辛追跺了跺脚娇叱道:“叫你别说了,你还说,再说我打人了。”

        审义其现在那管这些,他急切地想知道襄安王的那场婚礼是不是假的,如果是假结婚,那襄安王的居心可就他一定要问个水落石出,或许还能挑拨一下襄安王和辛绥克的关系。

        “下官那日不知王妃就是辛大人的女公子,不然”

        辛追现在心里那个悔啊:都说冲动是魔鬼,我怎么刚刚就把这个猪头给打了呢,害得他不依不饶地和自己纠缠不休。可我怎么不记得何时见过这个猪头啊?

        (他现在的造型别说你认不出来,恐怕他亲娘来也认不出了。)

        嘴里强辩道:“你这个疯子,本小姐可没功夫听你发疯。”抬脚欲走,这时——

        在一边皱着眉一语不发的辛绥克大喝一声:“辛追!”

    &a...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