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打得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岂不是便宜了那奴才?”世子不愤,他早就看审义其不顺眼了,他一届家奴,凭什么比他这个天潢贵胄还招摇,而且自己还得叫他审大人。

        “审义其,你不到廷尉衙门投案,到礼王府来有何贵干?”辛绥克冷冷地开口。

        审义其挣扎着站直身体,镇静地对视着辛绥克,破裂的嘴唇挤出沙哑的声音:“下官奉太后懿旨,为前日轻慢礼王千岁一事前来请罪。望廷尉大人行个方便,为下官通传一声。”

        “哦?”辛绥克一挑眉,“审大人倒是会避重就轻,一句轻慢就可以推脱罪责,一句请罪就可以逃脱法网。”

        审义其不愿与辛绥克过多纠缠,这人心思缜密,专会从别人的言语中揪漏洞。言多必失,不定那句话就会被这个整日和犯人打交道的家伙抓住把柄。

        于是故意用言语挤兑他:“廷尉大人执掌一国刑名,岂不闻私不废公?怎可因礼王是大人的贵岳,就无畏的将事态扩大,下官奉懿旨给礼王请罪,大人何苦不让下官进府,难道是怕礼王千岁轻恕了下官不成?”

        辛绥克一听此言,心头火起,正欲呵斥审义其猖狂,审义其身边的两个小太监上前对辛绥克拱了拱手,说道:“见过廷尉大人,见过世子大人。廷尉大人刚正奉公,太后都时常称赞,怎会因私而废公?审义其!太后让你请罪来了,还是让你气廷尉大人来了?你磨磨蹭蹭地是不是不敢见礼王千岁?你岂不知太后娘娘还在宫中等信儿?”

        辛绥克听他们一口一个太后的,心知肚明,他们这是用太后来压他,心中恨极。那妖妇不仅惯会压制皇室宗亲,还将圣上操纵于股掌之间,只手遮天。只是那妖妇权势滔天,他暂时还得罪不起。当下闪过身让审义其进府,身边的礼王世子在一边直瞪眼,可是连他姐夫都挡不下来,他更别提了。

        审义其跌跌撞撞地跟在辛绥克和世子身后进了礼王府。辛绥克看着审义其的光辉造型心中冷笑:这一主一仆的倒是会做戏,生生地演了这一出苦肉计,竟然妄想凭此把这天大的罪过消弭于无形,真是异想天开。只怕只能让这对奸夫淫妇失望了,礼王现在躺在床上话都说不出来,请罪?哼!你愿意请就请吧!

        礼王老千岁刚刚被太医诊治过,之后歪着个嘴,抖啊抖的喝完了药,歇息了。审义其不敢惊醒他,在卧室门口跪着以示诚心。辛绥克和世子懒得搭理他,领着两个小太监在客厅奉茶。谁知不一会的功夫,只听得服侍礼王的侍女大声哭叫道:“王爷!王爷!不好了,来人呐,王爷薨了!”

        辛绥克和世子冲进房里,只见礼王老千岁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张嘴瞪眼,满脸惊恐,手指着门口。而审义其则跪在门口,目光傻愣愣的盯着礼王。

        审义其这辈子没这么郁闷过,他诚心诚意的来赔罪,希望礼王能善心大发,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