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2 大结局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海藻听闻也惊了一下:“怎地现在就要生了呢?现在离最近的岛屿也还有一个时辰的路,况且,那个岛还是被海寇控制的岛,到了我们也不能上岸的,现在怎么办?”

    刘氏说道:“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女人要生孩子,才不会管时辰和地点呢?如果夫人要生,便只能在这船上接生了。”

    “啊……”水墨凝只觉腹部传来了一阵绞痛,听着刘氏的话,她眉头紧皱,她的孩子偏偏选择在这样的时候降临人世,那么再痛再辛苦,她也必须将他们生下来,这是对她自己和对流景的承诺。

    刘氏见水墨凝疼痛得厉害,遂转身对海藻说道:“你转过身一下,千万不要回头看。”

    海藻愣了一下,旋即转过身去,眼眸凝在了海面的波涛之上。

    水墨凝此时疼痛缩减了一些,她问道刘氏:“要做什么吗?”

    刘氏小声说道:“夫人,你把腿张开一下,老身帮你检查一下宫口。”

    水墨凝点头道:“好的。”

    刘氏协助水墨凝将一边裤腿儿给脱了下来,随后从自己的包袱之中拿出酒瓶子,将自己的手消好毒,借着月色俯身瞧了一下,跟着伸手进去探了一下,探完之后她说道:“夫人啊,已经开了一指了。”

    “一指是多宽啊?”水墨凝不是产科医生,对接生一点概念都没有,刘氏说的一指宽该不会指的是一个指头这么宽吧?这才多大个口子?怎么能够将孩子生出来呢?

    别说孩子了,连老鼠都生不出来!

    刘氏闻言伸出自己的食指比划了一下,水墨凝问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开始用力往外使力啊?”

    “得等开全了十指才能用力,现在无论你多疼都不能往外用力,不然会憋死孩子的。”

    “那么严重?”水墨凝听后呼吸一滞,这个时候,腹部的疼痛又开始了。

    刘氏帮着水墨凝穿好了裤子,随后伸手帮她按摩起腿部来,她说道:“夫人,不管有多疼,你现在也只能忍着了,每个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的,我给你舒缓一下腿部,让你能够减轻一些疼痛。”

    “好的,只要是为了孩子的健康,我怎么都能忍的……”

    刘氏看着水墨凝,她的眸色似水晶一般澄澈,在这无边的湛蓝海洋之上,只如明珠璀璨,她赞扬道:“你真是一个好娘亲。”

    “快别这样说,每一个母亲都是伟大的……唔……”水墨凝痛得身体打颤,整个人差点痉挛起来,不过,为了那句孩子安好,她咬住了唇瓣,忍住了痛楚,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刘氏瞧她将唇瓣咬得煞白,遂对她说道:“夫人,你若觉得疼,咬老身的手吧,老身皮糙肉厚,没事的。”

    “怎么可以?”水墨凝松开咬住唇瓣的牙齿,摇头道:“你救了我,我已经很是感激了,怎么能再去咬你的手?”

    “没事的……”

    “夫人,要不咬我的手?我是个男子,无事的。”刘氏正与水墨凝说着话,却听海藻竟是插了一句嘴。

    刘氏闻言瞬时转头看向海藻,海藻此时仍旧背对着二人,他方才那句话也是背对着二人说的。

    “不用了,咬我的就是。”刘氏不待水墨凝说话便一口回绝起来,而且,说话的语气还十分地不友善。

    海藻闻言背影僵直了一下,旋即又松了开来。

    水墨凝虽然疼痛得厉害,但是,在听见刘氏这番言语时到底还是觉得有些怪异了,她看向刘氏,又看了看海藻,却终是没有说出什么话语来。

    她怎么诡异得觉得刘氏对自己好似有占有欲一般?

    刘氏是个中年妇女,好吧?她该不会有百合倾向吧?

    一旦有了这样一种想法,水墨凝只觉有些毛骨悚然,于是乎,再度看向刘氏的眸中却是待了另一番色彩。

    刘氏说完话后转头看了一眼水墨凝,当她瞧见水墨凝脸上狐疑的神色时,眉毛抬了抬,觉得自己方才说的那句话似乎有些不对劲,遂又咧开嘴对水墨凝说道:“夫人,老身是想着海藻要摇橹,如若他的手被你咬伤的话,我们还怎么逃得出去?”

    水墨凝闻言,提到心口的那股气终是沉了下去,原来是因为这个么?

    是这个就好啊,可千万别再给她惹出些其他什么幺蛾子来,她还真是伤不起啊。

    海藻在听见刘氏的解释后,垂首轻轻摇了摇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又过了两刻钟,刘氏再次帮水墨凝查验宫口时,已经开了三指了,她高兴地说道:“夫人啊,已经开了三指了,从一指到三指需要的时间比较长,只要开了三指以后,速度就会快了。”

    水墨凝此时已经痛得毫无力气了,她只觉得腹部一阵紧促过一阵的疼,而且那疼越来越密实,没有半秒给她透气的时间,听着刘氏的话,她微微点了点头,额头之上为了忍痛而浸出的汗水已经打湿了鬓前的发丝。

    刘氏随后又将她的裤子给穿上了,继续为她缓解疼痛,有许多次,水墨凝咬住自己唇瓣时,刘氏都将自己的手给伸了过去,可是,水墨凝却始终没有去咬她的手,而是坚强地咬牙忍痛。

    她知道生孩子很痛,但是,却不知道生孩子这般地痛,绝对比她在绿茵场上受过的痛都还要难受千百倍,因为那种密实的绞痛让你很想发力,但是,为了保住孩子的安全,却根本就不能用力,只能生生地憋着,这样的日子多难受啊?

    若是在现代就好了,大不了剖一刀就是了,可是这是在古代,唯一一个会剖腹的人就是自己,如此,她还能怎样?

    海藻在刘氏为水墨凝检查完毕后便转身过来继续摇橹,他说道:“我们已经快要出得海寇管辖的海域了,只要出了这片海域,我们就算是安全了。”

    水墨凝听着海藻的话,觉得无比的安心与镇定。

    大概又过了两刻钟后,刘氏说水墨凝的宫口已经开全了,让她可以用力了。

    刘氏将自己的包袱打开,从中找来烛火点燃,跟着拿出剪刀用白酒消了一下毒,一切完毕之后,她将水墨凝穿在外面小袄子脱了下来,放在了水墨凝的右脚底下,随后将海藻的包袱放在她左脚下面,将她的双腿弓起,让她有地方可以借力用劲。

    “唔……”水墨凝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往下推去。

    刘氏见状点头道:“对的,就是这样用力,将你全身所有的力气都放到腹部来,然后往下推。”

    “唔……”水墨凝按照刘氏所教,用着力。

    海藻背着身子摇着橹,当他听见水墨凝那使力的声音时,他也忍不住用力地摇起橹来。

    “夫人,再用点力!”刘氏帮着水墨凝打气,水墨凝咬牙再度用了劲。

    刘氏一面观察着她的下面,一面稳定住她的双腿,隔了一会儿,刘氏便用剪刀在左侧方剪了一个口子,随后再让水墨凝继续用力。

    “看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