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忆卿小楼 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生财有道之欢脱世子妃,忆卿小楼 番外

    七月流火,天色近黄昏。舒悫鹉琻

    天边的云彩层层舒卷,绚烂的要燃烧起来的重重艳色霞光铺洒,花团锦簇的院子静谧安然的不似人间。

    六岁的小楼同学穿着上下两件质地光滑的宝蓝色薄衣裤,一手托腮,抿着唇的坐在竹园的台阶上,看着在自己面前爬来爬去,咯咯直笑的小丫头。

    他十分苦恼,小忆卿已经一岁多了,早在两个月前已经学会走步了。可这丫头懒得出奇,不过走了半个月,似乎又完全失去了对走路的兴趣,重新手脚并用的找乐子。

    玉姐姐多次管教无果,索性也听之任之了,世子爷已经秉着教育要从娃娃抓起的理念专心教导小忆之。只吩咐了那些大哥哥护卫们将整个院子都用光滑的青砖铺的十分平整,似乎,一点也不为这不愿意走路的小丫头操心。

    眼下众人各忙各的,小丫头爬的乐此不疲,从学堂回来的他看着却是十分捉急。

    小楼正是忧心忡忡,却发现那丫头突然快速的用四个爪子在地上划拉起来,心里一急,他连忙起身凑了上去。小丫头睁着乌溜溜的眼睛跪在原地,他视线所到之处,一只小蟋蟀在空中一蹦老高,跃进了花丛里。

    小丫头定定的看了两眼,灵活的眼珠儿耷拉,鼓着腮帮子扁嘴看他,那分明是,金豆豆要出来的前兆。

    “卿卿不哭,哥哥抱你看花花好不好?”小楼蹲在地上,咧嘴笑开露出两个小虎牙,黑亮的大眼睛里都是碎星光。

    两人近在咫尺,一样肉呼呼的小脸蛋,小忆卿歪着脑袋看他,半天捕捉到“花花”这样一个关键词,原本委屈的小脸蛋立马像花朵一般绽开,奶声奶气的咬着音准道:“哒……好哒……”

    虽然只是两个字,已经逗得小楼笑逐颜开,小胳膊有些吃力的将她整个人半抱在怀里朝着花坛走过去。

    他腿伤已经痊愈,却像凌御医所说的,有些微的跛,刚开始被谢玉送到国子监,没少引来那些小孩子的哄笑。为此,谢玉甚至去信函到了璃国,可是已经做了璃国国君的凌怀玉也爱莫能助。

    好在小楼天性纯真善良,容易满足又带着点乐天派,慢慢的大家看习惯了也就逐渐淡忘。

    他平日跟着二房的允文允清上学堂,又有大他三岁的承武一道在国子监,每日下了学堂,所有的时间都被小丫头占的满满的,倒比生性淡定傲娇的忆之更像一个哥哥。

    这一日,天色晴好,正值休息日,将小丫头抱坐在椅子上,小楼十分有耐心的教她说话。

    拿起手边的一只糖果晃了晃,小丫头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去捉,一脸垂涎的追逐道:“糖,糖糖……”

    “卿卿真乖……”小楼满意的点了点头,笑嘻嘻的看着她,试探的诱哄道:“求求哥哥,哥哥给你糖糖吃。”

    “求……糖糖……”小丫头显然对他分成两半的长句子十分无力,一只手在空中胡乱把捉。

    小楼苦恼的看了她一眼,一字一句,耐心道:“是求求我,求求我,吃糖糖。”

    “求,求求我?”小丫头眨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十分耐心的有样学样了。

    “诶,不是求求你,是你求求我呀。”小楼依旧十分耐心。

    “求求我呀,你求求我呀。”小丫头奶声奶气的学了一句高难度的,十分聪明。

    小楼一阵扶额,有点完全被打败的感觉。

    在这以后的一个月,小丫头迅速衍生出一大串的求字开头长句。

    吃饭的时候,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笑嘻嘻道:“求求我呀,你求求我,我就吃饭饭……”

    睡觉的时候:“求求我呀,小楼求求我,才要睡觉觉……”

    嘘嘘的时候:“求求我呀,小楼不求求我,不嘘嘘……”

    想抱抱的时候:“求求我呀,求求我才要你抱抱……”

    直到最后,小丫头不知从哪里重新逮着学了新词,于是,折磨的小楼死去活来的“求求我”,终于变成了“救救我……”

    但凡一句话开口,总是:“救救我吧,小楼救救我。”

    这情况在小丫头又学习了新词后有些好转,于是到了来年春末,小楼童鞋刚回到竹园里,就看见穿的像个小笨鸭的丫头在院子里吃力的和一个绿绿的大西瓜作对,嘴里念念有词道:“大西瓜,圆又圆,抱啊抱啊……不抱动……”

    边上端坐着闭目养神的忆之睁开眼鄙视了一下自个妹妹的智商,小楼已经扑哧笑了一声,奔了过去纠正道:“是抱啊抱啊抱不动……”

    “抱啊抱啊……不抱动!”小丫头歪着脑袋,语调清清脆脆,像学舌的小鸭子。

    小楼不气馁:“抱不动!”

    “不动……不抱动!”小忆卿眼睛乌溜溜,神色很认真,依旧是奶声奶气脆脆的。

    小楼蹲在地上看着她,小丫头长高了一点,整个人趴在大西瓜上,比西瓜大了很多,鼓着圆润的粉粉的腮帮子,哼哧哼哧的出着气。

    小楼一阵笑,索性也直接坐在地上,他个子窜的快,坐在地面上还能伸手摸一摸小忆之一本正经的小脑袋。

    忆之看了他一眼,保持风度不出声,小丫头却是放了西瓜,跌跌撞撞落到他怀里,肉呼呼的小胳膊腿可爱非常,他一颗心软啊软啊,化成了水。

    ……

    小丫头三岁了,开始摇头晃脑的学着背诗。

    小楼打着盹,趴在桌子上,眯瞪着眼睛看她,小丫头头发软软的,声音甜甜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唔,卿卿好棒。”小楼勉强睁眼,嘀咕道:“谁写的?”

    “李白。”小丫头十分得意。

    “哦,对的。”

    小丫头睁着眼睛歪头看他,哼哧哼哧爬到了他怀里,小楼连忙用手托着她小屁股,她白嫩小巧的手指已经将他两张眼皮抬了起来,哼哼道:“还有,《鹅》,李白……”

    “这个不对。”小楼十分敏感,更正道:“《鹅》,骆宾王……”

    “李白。”小丫头扁嘴。

    “是骆……”小楼再更正。

    “李白!”

    小楼沉默。

    “李白。”小丫头继续执迷不悟。

    “唔。好吧,就是李白。”小楼抱着她投降。

    “忆卿好棒,忆卿最棒啦!”小丫头睁着亮晶晶的眼睛自己夸自己,说完看着他等表扬。

    “嗯。我们卿卿是最棒的。”小楼拖着她小屁股,两人挤到了一张椅子上,他小心翼翼的亲一亲她粉嘟嘟的小脸蛋,直到小丫头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

    忆卿六岁。

    上蹿下跳的时候弄丢了两颗门牙,每每嘟着嘴说话总会呼呼露出一点风。

    小楼看着她抿嘴直笑,小丫头不悦的扁着嘴巴瞪他,扑闪的小蝴蝶一样的睫毛低垂着,看着十分伤心。已经十一岁的小小少年果然上钩,连忙凑了过去小心的哄劝。

    “哈哈,骗你的啦……”小丫头一蹦三尺高,笑的比六月的花朵还要张扬,一边蹦一边嘻嘻哈哈道:“小楼哥哥大笨蛋,最好骗了。”

    小楼一脸黑线的抿着唇看她,初见清秀的眉眼羞涩又温柔。看着她不说话,心底也十分柔软,从小丫头慢慢会叫人了,每每一声小楼哥哥就可以让他放下所有。

    不知不觉中,原本挂在口中的“玉姐姐”就慢慢变成了“玉姑姑。”

    嗯,对,就是这样。

    小丫头是玉姐姐的女儿,自己是小丫头的哥哥,所以“玉姐姐”大着自己一辈,得叫姑姑才行。

    小丫头看着他突然沉默,嗵的一声蹦到了他怀里,语气软软甜甜道:“小楼最喜欢我了。”

    小小少年已经懂得羞涩,耳尖有些红,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轻轻地“嗯”了一声。

    她小小孩童,口无遮拦。

    他小小少年,默默地像发誓一般将这一句记在了心上。

    ……

    忆卿长到了七岁。

    扎着两朵粉色的小珠花,穿着小小的粉色裙裾进国子监读书。

    她粉嫩嫩的小脸带着婴儿肥,却十分可爱,但凡看见的人总想上去捏两把,小鼻子精雕细琢,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更是灵活生动,十分好看。

    她看人的时候总是喜欢歪着脑袋,笑眯眯十分乖巧,偶尔好动,动起来又十分活泼,像跳脱的自由的小兔子。

    小楼心里有隐隐的不安,他的小丫头开始像个小公主一样的上学了。似乎,不再是他一个人的小妹妹了。

    当今圣上十分开明,既能广开言路,虚心纳谏,又仁厚清明,爱民如子。创新了科举,教育一视同仁,就连皇子也是按新规矩在国子监学习。

    圣上膝下唯有一儿一女,小太子乃正宫皇后娘娘文氏所出,刚满六岁,同苏家七岁的小公子也一道在国子监念书。

    想到那两个粉雕玉琢,和小丫头在一个学堂的半大孩子,小楼这一整天有些心不在焉,怕他们家丫头被那两个身份尊贵的欺负,又怕她有了新朋友忘了哥哥。

    小楼很纠结,好不容易到了下课时间,才带着一对双胞胎坐上了回府的马车。

    马车里气氛有些古怪,忆之小大人一样的坐着闭目养神,忆卿罕见的不说话,眼睛落在他身上,皱着秀气的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忆卿怎么了?”小楼对上她探究的视线,开口问了一句。

    “小楼哥哥,学堂的小朋友说你是个瘸子。”小丫头童言无忌,歪着脑袋十分好奇的看他:“哥哥,瘸子是什么意思?”

    她话音落地,额头上猛地挨了一个爆栗,端坐着的忆之睁眼看她。

    “干嘛对着我眨眼睛?”小丫头有些郁闷的看着自己挤眉弄眼的同胞哥哥。

    忆之无语,已经窜了个头的清秀少年牵动唇角笑了一下,脸上的神色依旧是温柔,却似乎,哪里少了神采和亮光。

    对面的小丫头看不透,也不明白。

    车厢里气氛沉默了下来,小楼看着她好奇的天真又明亮的一双眼睛,心中闷闷的疼。

    早慧的他在这一刻突然明白,原来,自己同丫头中间是有一道鸿沟的。

    她是万千宠爱的千金小姐,他不过是寄人篱下的落魄孤儿,纵然玉姑姑和世子爷将他视如己出,终归,是不一样的呵。

    他有残疾,怎么配得上这样乖巧尊贵的丫头。

    她现在不懂事,可终归有一日,会嫌弃自己吧?嫌弃这个连自己突然都看不上的自己。

    ……

    春去秋来,斗转星移,转眼又是五个年头。

    忆卿十二岁,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窈窕动人,引学堂少年竞折腰。

    原本乐天派的小少年到了十七岁。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成了沉默、内秀、清俊的朝廷新贵。

    在过去的五年里,他个头窜的飞快,文采日盛,却惜字如金。

    圣上不拘一格招贤纳士,年仅十五岁的少年参加科举,荣中探花郎,在京城一时之间传为美谈。

    从七品的京城文官做起,不过两年,十七岁的少年已经是二品的刑部右侍郎,比当年轰动一时,现今已位居正一品尚书位的苏大人当年还要小上三岁。

    尹小楼三个字,已经成了不少京城闺阁秀女的心头之好。这年仅十七岁的刑部侍郎身后有着地位超群的平西王府,身形高挑,面容清隽,洁身自好,清正不阿。虽说幼时逢变,传言中腿脚微跛,可见过他的人都会意外诧异。

    那样淡然自若的步子,那样内秀温和的神态,他走路比一般人稍慢,可身形步伐说不出的优雅,举手投足带着一种难言的迷人魅力,哪里看得出一丝一毫的缺陷。

    众人只觉得,少年侍郎风华特秀,甚至不怎么逊色于当年清俊无双的平西王。

    只可惜,听说平西王妃已经十分无奈的替他推拒了好些小姐的庚帖。不过,这样清淡克制的姿态,却更是让原本不过抱着试试心态的各家夫人上心了。

    天色微暗,尹小楼出了刑部,街边却是突然急匆匆跑来一个蓝衣小厮来,他一眼认出正是忆之身边常见的一个。

    “尹公子,小姐在学堂里面出事了……”

    小厮急匆匆一句话,面前的年轻公子已经一时间变了脸色,脱口道:“怎么回事?”

    小厮挠挠头,有些为难道:“小的也不知道。下了课大公子去接小姐回府,小姐却是趴在学堂里嘤嘤直哭,什么话也不说。大公子一筹莫展,想着学堂不是距离衙门最近么,这就让我过来了。”

    “……”

    尹小楼沉默了一下,神色微顿,扯出一个云淡风轻的笑意来:“是和太子殿下闹了别扭吧,让忆之好好哄哄,讲些玩笑话逗逗她。我还有公务带回去,就不过去了。”

    这些年天启最尊贵的小太子一直在她左右,十几年前了悟大师那个关于她“命格极贵”的传言,怕是要应验了吧。

    “哎呀,不是!”小厮有些着急了,“太子殿下在边上哄着呢,可小姐就是一直哭,哪里理会啊?”

    尹小楼还是沉默,边上的小厮喋喋不休道:“哎呀,尹公子你就别犹豫了。大公子说小姐以前最听你的话了。小公子今天也是第一天上学堂,回去晚了,王妃该着急了。”

    跟着小厮一路到了国子监,顺门熟路的到了忆卿所在的课堂,果真,男男女女的学子们早就走的差不多了,一进门就看见那丫头趴在桌面哭的伤心。

    书桌边的忆之抿着唇一脸莫可奈何,小忆安紧紧站在他边上,滴溜溜的眼睛也是好奇又困惑的看着自己哭鼻子的二姐,边上还有两个锦衣玉冠的小少年,尊贵的太子青涩又俊俏,正凑到她面前,一脸担心的哄道:“忆卿你别哭了好不好,到底怎么了啊?”

    尹小楼蹙了眉,远远看见已经是心疼,大跨步走了过去。

    几个小屁孩对这一位被周围人挂在嘴边的年轻侍郎有些小崇拜,都乖乖站到了一边,尹小楼耐心的俯身看她,对上女孩满脸泪痕一张脸,温声询问:“忆卿,怎么了?”

    他的声音低低的,很轻柔,忆卿很久没有听见他这样说话,哇的一声哭,扁着嘴就委屈的半抱着他的腰,伤心道:“我……我要死了啊,小楼哥哥,我在流血……”

    “……”周围十一二岁的几个少年全部呆住。

    尹小楼眉头皱了皱眉,神色间有些疑惑,突然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了然大悟,对上几道看向自己的目光,温声开口道:“你们先去外面等一下。”

    “哦。”俊俏的太子和他的表兄跟班苏家少爷出了去,边上的忆之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转,白玉般清秀的面容似乎染了极淡一抹笑,牵着小忆安跟了出去。

    “丫头……”眼看他们几个先后去了外面,尹小楼回过神来,有些无奈又好笑的唤了一声。将那扣在他身后的两只手掰了开来,双手扶上她肩头,安慰道:“没事的。”

    “呜呜,我在流血……”女孩脸上依旧是挂着泪,可怜兮兮看着他,不安的站起了身子,粉色的裙裾后面已经染红了一片,凳子上也是有些明显的血迹。

    她扁着嘴,抽抽搭搭:“……嗝,我,我下课一起身就有血,小楼哥哥,我……我是不是要死了啊?”

    尹小楼有些头皮发麻,拍了拍她的肩膀,半晌取出自个一块帕子,俯身低头将凳子擦了干净,看着她却是笑了一笑,伸手解下自己身上的外袍将她整个人罩在里面,打横抱起在怀里。

    “傻丫头,别哭了。没事的,咱们先回去,让王妃解释给你听。”

    他抱着她往出走,门口站着的几棵小白杨连忙凑了上来,眼看她神色安稳了许多这才齐齐松了一口气。

    ……

    夜幕微垂,月上柳梢头,忆卿红着脸,神色有些古怪的敲开了尹小楼的房门。

    少年从满案文卷里抬起头,浑身芬芳的丫头已经神色带着些羞赧到了近前。

    跃动的烛光下,她白嫩的小脸蛋比花朵还要动人,月光还要皎洁,语气里带着些不好意思道:“今天给哥哥添麻烦了。”

    尹小楼将毛笔搁在一边,看着她淡淡微笑:“不碍事。”

    “娘亲说,从今天开始,我是大姑娘了。”

    “嗯。”他彬彬有礼,十分包容。

    是啊,一眨眼,当初那个懒得只愿意在地上爬来爬去的小丫头已经亭亭玉立,含苞待放了。

    他忆起往事,神色有些恍惚,却不料那原本还站在他桌前的少女突然绕过桌案,凑到他脸颊上轻轻落了一个吻。

    “尹小楼,晚安。”

    少女说完,白嫩的脸颊上突然飞上两朵红云,如一片云彩一般轻飘飘的飘出了屋子。

    身后年轻的侍郎整个人呆愣如雕塑,夜风吹了进来,桌案上的纸张哗哗作响。

    他,全然不觉。

    ……

    忆卿十四岁。

    这一年冬天很冷,纷纷扬扬的雪花下了整整十来天,整个天地都被装点得银装素裹,宛若冰雪王国。

    她下了学堂,等马车刚停到府门口,不理会身后九岁的弟弟的呼喊声,披着一件火红色的软毛滚边织锦斗篷,一阵风似的心急火燎跑回了竹园。

    屋子里炭火烧得很旺,温暖的像在春天,高桌上的白玉瓶里插着几支疏淡的红梅,谢玉唇角带笑的坐在软榻边,正拿着手边的一份庚帖仔细端详。

    “娘。”忆卿唤了一声,迈着急步过去坐在她边上,神色有些急切道:“娘,我听刘御史家的四小姐说,她家大姐要和小楼合八字?”

    “可不是?”谢玉将手中的庚帖放在手边的案几上,拉过她的手有些不乐意的轻斥道:“都是大姑娘了,还整日毛毛躁躁,回来也不知道带上护手,一双手跟冰块似的。”

    “你不是说,小楼一直没有同意么?”忆卿有些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神色间带着些几不可察的落寞。

    “你这孩子,说了多少次了,还是小楼小楼的直呼其名,连个哥哥也不叫了,像什么样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