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五章 赏赐宫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生财有道之欢脱世子妃,第七十五章 赏赐宫女

    因而此刻司空远颇是有些头大,过了半晌,才抬起一只手缓缓落在她后背上轻轻拍了两下,不知道想了些什么,薄唇里溢出一声叹息来。舒悫鹉琻

    “妾身失言,让殿下见笑了。”文韵笑着从他怀里直起身子来,静静地含情脉脉的看了两眼,神色间有些自责道:“都是妾身的错,洞房花烛夜,却委屈殿下睡在这么简陋的地方,想起来只觉不安,若是妾身哪里做的不好,惹了爷生气,真是……”

    她攥着帕子,似乎是有些为难的说到一半,司空远却是已然有些听不下去,犹豫了一下,伸出一只手握上她的手腕,文韵已经是含着惊喜又含着期待的抬起头来。

    微微愣了一下,他语气缓缓道:“给我些时间。”

    他眉头微微蹙着,眸光深沉,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神色间有些似乎喟叹一般的怜惜,俊美的面容却是绷得紧紧的,很显然,勉强说出这一句话,已经很艰难了。

    于文韵却已经是意外之喜,这小小的试探倒是让她有些明白了这一位的性子,自知不能逼得太紧,轻轻点了一下头,目光却是一直饱含欣喜的看着他,司空远不自觉的移开了视线。

    穿戴洗漱完毕,两人自然是坐了马车往皇宫而去。

    到了凤栖宫,天色已然大亮,金碧辉煌的宫殿在灿烂的阳光下富丽堂皇,耀眼夺目,司空远一路神色沉郁,文韵跟在他边上,步态得宜,偷偷瞅着他的神色,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她总觉得进了宫,这殿下身上隐隐散发出一种冷寒,不同于昨夜和早上的疏离,还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冷冽气势,一时让人不敢靠近。

    “给皇后娘娘请安。”她心里正琢磨着,边上的司空远已经抱拳躬身行礼,文韵回了神,动作轻缓的跪了下去,恭恭敬敬道:“儿媳给母后请安。”

    两人一站一跪,看着难免有些违和。

    文韵心里有些打鼓,皇后的心里也没有多舒坦,毕竟自个眼下是正儿八经的中宫皇后,按着规矩,这一日当行跪拜大礼。

    可这老四向来随意惯了,从小就不是个多守规矩的,纵然眼下不愿意称她一句母后,不刻意行这跪拜大礼,她也不好当场发作。

    皇后心里恨咒了一声,面上却是一派温和的喜气:“这都是一家人了,快不要多礼。”

    皇后伸手虚扶了一下文韵,对着身边的嬷嬷吩咐道:“还不快给宁王和王妃看座。”

    文韵起身,迈着优雅的小步坐到了司空远的下首,边上的老嬷嬷却是不自觉的面色变了变,和看过去的皇后目光有了短暂的交汇。

    这在宫里浸淫了多少年,姑娘家和新妇的差别她们自然是心中有数。

    单看这新王妃走动的步态,倒更像是姑娘家多一些,莫非……

    皇后眉头微微跳了一下,看向文韵的目光不自觉就带上了一些审视,试探道:“原本还以为这第一日你多多少少有些不适呢,现在看来倒是本宫多虑了,想来这宁王果真是个怜香惜玉的。”

    皇后目光紧紧的锁着她,却不料文韵从头到尾,只一副不胜娇羞的样子,等她说完,更是那眼睛不自觉偷偷看了一下边上神色冷寂的司空远,柔声道:“让母后挂心了,殿下他,的确对我很好。”

    话音落地,两颊竟是一时间绯红一片,微微带着羞赧的样子让皇后心头的顾虑打消了些。

    这文府的小姐规矩严格,论起修养举止来,这一位可向来是个中翘首,京城女子中的典范,倒也不能凭着几下走步就给断定了。

    只是这皇后心中还是觉得古怪,再联想到昨夜那隐卫带回的消息,心中略略想了一下,就朝着边上笑着道:“春兰,秋月,还不过来。”

    她话音落地,边上一直垂首立着的两个丫鬟已经步态婀娜的走了过来,朝着两人盈盈下拜道:“奴婢春兰(秋月)给宁王和王妃请安。”

    司空远挑眉看了过去,文韵已经是语带迟疑道:“这,母后这是?”

    “嗨,这做了皇家的儿媳妇,规矩多,麻烦也多,春兰秋月都是伺候我时间长了的贴身宫女,眼下就将她们二人赏给你,以后跟着你,事事有她们伺候着,母后也算是放心了。”皇后语气轻松的说完,文韵已经是一阵哑然。

    赏赐宫女?

    不禁细细打量起已经抬头退到一边的两个宫女,两人是同样的一身粉色裙裾,春兰鹅蛋脸,水杏眼,粉唇微丰,秋月身姿纤瘦,巴掌脸,柳叶眉,琼鼻秀口,两人皆是姿色上乘,面容秀美。

    这赐宫女是假,借机上位才是真吧?

    宁王府眼下连个侍妾也没有,皇后这样子,莫不是早有预谋?

    在这一日塞两个眼线进去,到底是为了控制她,还是为了监视司空远?

    心里寻思了一阵,知道定然是皇上将自己指给宁王的事给了皇后一个措手不及,要知道,在前朝,自个的父亲一直是拥立太子爷的。

    华丽的广袖里一只手掌不自觉的握了握,文韵笑着看向了皇后,有些不好意思:“母后贴身的宫女,儿媳怎么敢当,这成婚的时候母亲给陪嫁了好些得力的呢?”

    这意思,竟是要不动声色的婉拒了?

    皇后心里有些恼怒,毫不相让道:“这傻孩子,你母亲是你母亲的心意,这两人是母后一番心意,如何能混为一谈了,这一会春兰秋月就直接跟着你们回去。”

    广袖里的拳头更是握的紧了紧,文韵已经是继续飞快的思量开来,却听见边上的司空远突然发出一声嗤笑道:“这母后都舍得,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横竖不过是府里多两双筷子,咱府上还不至于养不起。”

    皇后满意的笑了笑,文韵只得开口附和道:“那儿媳就多谢母后赏赐了。”

    边上站着的春兰秋月心花怒放,抬眼瞟了漫不经心说完话,神色慵懒靠在椅背上的宁王,他一身铁锈红的蟒袍,宽大的衣摆上金丝银线勾着壮阔的云海图,只这样漫不经心的靠着,浑身都散发着高高在上的贵胄之气,俊美的面容将太子爷甩了个百八里远,让人不自觉间怦然心动。

    再反观一旁的宁王妃,出身高贵又怎么样?规矩修养礼教为人传颂又怎么样?

    那样一副端庄自持的样子一看就是个不得宠的,宁王殿下原本就是看在已逝的梅妃面子上才求娶她而已。

    这样的女子,一点情趣都不懂,娶回家还不是束之高阁?

    哪像她们?可是皇后娘娘专门请人调教过的。

    秋月唇角勾着羞怯的笑意垂下头,春兰却是依旧神色间带着些痴迷的看向司空远一张俊脸,却不期然,瞧见他突然抬眼看了过来,扬了扬眉,微微眯起好看的眸子,勾唇玩味的对着自己笑了笑。

    那目光里趣味十足,春兰一颗心已经是扑通扑通跳了起来,两人竟是公然在当下眉目传情起来。

    皇后心里嗤笑了一声,饶是沉静如文韵,面色也有些难堪起来。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是太监悠长的传唱声响起,皇帝已经是大跨步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给父皇请安。”两人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皇帝已经是摆摆手让免礼,自个神色自若的走到了主位坐下,笑着道:“今早接到了拜帖,这璃国的使臣不出几日就到了京城,算起来刚好到了中秋佳节,朕心甚悦。皇后,这后宫诸多事宜,还得你多多操心才是。”

    “陛下英明神武,这璃国来拜的确是喜事一桩,臣妾自当尽心尽力,务求一切事宜井井有条,只是不知,这璃国派来的是哪几位?”皇后一脸笑意,柔声问询了一句。

    “哦,这最先一位你也是见过的,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