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6 送行,最后一个条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纯沅宫

    褪去龙袍,卸掉天下,忘掉前尘,这里成为了南楚太上皇赵琮与皇太后乔氏的休养之地。

    即便是北韩突然发兵,数日内攻破楚国数城这样的军国大事传到了他耳中,他依旧不慌不忙的摆弄花草。

    因为,他相信,他的儿子,南楚的新皇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既然他已经是太上皇,那么就不该再插手朝政军国的大事。

    可是,另一个儿子请命出征却让赵琮方寸大乱,无法理解。

    偏殿中,屏退了宫女内侍,只剩下父子三人围桌而坐,沉默不语。

    御书房中,赵晟乾已经拒绝了赵晟颢的请命。不是他不相信赵晟颢的能力,而是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他这个弟弟在父亲心中的地位。

    没有得到赵琮的允许,他又怎么敢私自答应让赵晟颢到北疆去冒险?

    匆匆结束御书房的商定之后,赵晟乾便和赵晟颢一起来到了纯沅宫,面见赵琮。

    “乾儿,你先去看看你母后吧。”许久,赵琮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是。”赵晟乾起身离开。

    他心中自然知道,有些话赵琮需要单独和赵晟颢说。

    赵晟颢是否能够领兵打仗?

    对此,赵晟乾并未有太多的怀疑。毕竟,他能够以纨绔之身隐瞒天下人,就足以证明他并非一个冲动、任性、好大喜功的人。

    若是他没有把握,绝不会一时冲动说出这的话。

    赵晟乾能够肯定的是,赵晟颢在说出去北疆平乱时,语气中的认真和无畏。

    微微摇头,甩掉脑中的杂念,赵晟乾快步走向乔太后所在的地方,向她请安。

    偏殿中,留下赵晟颢和赵琮相对而坐,沉默在这对父子之间继续蔓延。

    少顷,赵琮看着赵晟颢,缓缓开口:“战场不是儿戏,一旦卷入其中生死都不能自己掌握。即便如此,你也还要去?”

    “是。”赵晟颢斩钉截铁的回答。

    “你!”赵琮语塞。突然间,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了解这个最疼爱,也最关注的儿子。

    十多年来,他早已经习惯了赵晟颢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模样。如今这番正经的样子,只让他感到陌生。

    “你从未上过战场,亦没有接受过相关的训练。你凭什么带着大楚儿郎们征战沙场?还能将他们都活着带回来?”赵琮字字重落,就是想要打消赵晟颢的念头。

    勾起唇角,赵晟颢笑得几许玩味:“如今,大楚还有得选择么?能够担当大任的统帅,在大楚百军中唯有二人。一是国丈桑铁坤,二是被贬的赵晟熙。桑铁坤胜在运筹帷幄为,赵晟熙勇猛无双。但如今此二人,一人碍于外戚身份不能独自掌权,一人又因为宫变一事而变成庶人。难不成,真的让新皇御驾亲征?若是他去了,因为宫变一事遗留下这千疮百孔的朝廷怎么办?”

    这番话接连而出,震得赵琮张了张嘴,却无法出声。

    过了一会,他才苦笑摇头:“原来大楚已经这般难堪,万里疆土,却连一个能够统帅三军,驱除北韩的能人都没有了么?”

    赵晟颢垂下眸光,缓缓开口:“大楚重文抑武,这样的结局本就是早已注定的。”

    赵琮苦笑连连,叹气不断。

    南人体弱,朝廷推行吏治。少年儿郎都想金榜题名,泼墨写文,谁会想成为一个只有孔武之力的武夫?

    何况,练武不仅需要耗费大量时间,而且一般人家也负担不起练武的消耗。穷习文,富练武。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实际上便是如此。

    “就是因为没有人可以担当重任,所以你才自动请缨?”赵琮抬眸看向赵晟颢。

    一直以来,他这个儿子都从不关心国家大事,更无心政治和军防,为什么这一次会突然如此积极。

    “不。”赵晟颢摇头,在赵琮诧异的眼神里,继续开口:“无论我的身份为何,总归是大楚的子民。国难当头,我只想为大楚再尽一次力。”

    “你要离开!”这一下,赵琮总算知道了赵晟颢心中的打算。他最爱的儿子,终究还是要离他而去了。

    面对赵琮的震惊,赵晟颢依然十分平静:“若不是因为北韩突然发兵,明早也是我提出离开之时。既然如今这般,那我就再为大楚做一件事,了断前因。”

    赵晟颢的话已经十分的明白了,他本就是要走,要离开王府,离开建宁,甚至于离开南楚,从此逍遥天地,做真正的快乐自在人。

    可是,却因为北韩的袭击,而打乱了计划。

    他自动请缨,也是想要帮大楚平定战乱,偿还他与大楚,与皇家的情分。从此,两不相欠。

    “你当真如此怨我?”赵琮的双唇瞬间失去了血色,变得青白而颤抖。

    赵晟颢抿唇,少顷后缓缓摇头:“没有。”

    “既如此,你为何要走?”赵琮急急的问道。

    从他向赵晟颢坦诚了当年的事之后,他一直期盼这个儿子能够叫他一声父皇,可是从那一夜之后,赵晟颢却不再出现,今天还是二人在关系捅破后的第一次见面。而见面的结局却是他的儿子说,他要永远的离开这里。

    “离开是很久以前就决定的事,并非因为别的。”赵晟颢语气依旧平静,但是放在双膝上的手,却渐渐握了起来。

    他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养育他多年的老王爷又早逝,让他成为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如今面对这个亲生父亲,赵晟颢的心情是复杂的。

    赵琮叹了口气,冷静下来,闭上双眸:“你决定了?”

    “是。”

    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让赵琮的双唇轻颤了一下。许久,他才强行忍住心中的悲凉,平静的问道:“你去北疆有多少把握?”

    “仅收回失地,有十成。”赵晟颢眸底深处闪过一道冷芒。

    赵琮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久久不语。

    直到透过窗棂的阳光产生了变化之后,他才开口:“既如此,你便去吧。”

    他这个在自己眼皮底下长大的儿子,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他?

    赵晟颢离开纯沅宫,在殿外久等的赵晟乾被赵琮叫了进去。

    一炷香时间后,他走出纯沅宫,返回御书房里,颁布了一道圣旨。

    圣旨的内容昭告之后,令南楚大地一片哗然。

    因为,圣旨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几个字——册封逍遥王赵晟颢为征北大元帅,统领三军北上退敌,赐予虎符以控百万雄兵。

    让一个只知道遛狗斗鸡的纨绔王爷上战场打仗,还要当大元帅?这是让他去送死,还是让楚军去送死?

    百姓们议论纷纷,心中好奇猜测。更有些心中惶恐,似乎已经看到了国破家亡的一天。

    百官中,有些知道内幕的人,保持沉默。有些不知道内幕的人,却因为不想惹祸上身而闭紧了自己的嘴巴。

    于是乎,这份看上去滑稽无比的圣旨,就这般在没有任何人反对的情况下颁布出去了。

    好在,圣旨中还写了一条,让桑铁坤作为副统帅,与逍遥王一同北上抗敌。

    有了这位老将的保驾护航,大家对这次战事的结果,倒是有了一些分歧。

    民间也有人在议论,莫不是这纨绔的逍遥王觉得在建宁没有什么玩的了,听说北疆正与北韩之人打仗,所以想要到那里去玩耍一番,皇上便让他挂了一个虚职前去?

    也有人猜测,是当今皇上看不惯逍遥王的纨绔,又碍于太上皇的面子,所以想借这次的战事,将逍遥王送到北疆自生自灭,借北韩人的手,解决掉他。

    总之,议论多多,猜测多多。

    却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征战是赵晟颢为大楚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倾力一战。

    半月后

    北疆战事胶着,除了北韩最初采取突袭的方式连夺几城之外,在大楚守将们反应过来后,倒也没有再出现一日之间被连夺几城的情况。

    建宁都城的皇宫里,忙着调兵遣将,聚集兵马,在这段时期,赵晟乾调派靠近北疆的守军前去支援,一时间阻止了北韩的疯狂进攻。

    但是,想要收复失地,却不太可能。

    毕竟,北韩坐镇的人,是他们奉为军神的皇上高枳佑。无论是在士气和决策上都与大帅未至的南楚军队相差太多,南楚兵马能够堪堪守住防线,已经不易。

    京畿大营,点将台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