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18 叶明玉回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湛武帝见到叶明松,乐呵呵地说:“怎么?是不是找朕来要奖赏?想要什么?你说吧!”

    叶明松跪在地上,规矩恭敬地说:“皇上已经将微臣调到兵部,微臣非常的感激,并且立誓要做出一番成绩。微臣今天来,不敢要什么奖赏,只是想求皇上,让已经进了道观的静悔也就是以前的微臣妹叶明玉,回到相府宗庙中,为她的错误忏悔!”

    湛武帝一听这话,脸色冷了下来,他靠在龙椅上说道:“叶明松,她进了道观,已经算饶他一命,这是离王的仁慈。你这样,可就不太好了!”

    叶明松忙说道:“皇上,微臣知道自己的要求过分,可若不是静悔已经哑了,微臣也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哦?哑了?”湛武帝有些意外,不由追问:“怎么哑的?”

    “回皇上,据道观的人说,是误食了毒草才哑的。微臣只是想,她就算犯过再多的错,这也算是惩罚了,她回府,也是一世不能再嫁,在宗庙中度过余生!还请皇上开恩!”叶明松说着,趴在地上,态度坚决。

    湛武帝沉声不语,似在斟酌着什么,他靠在龙椅上垂眸看着叶明松。

    叶明松也不敢再开口,等着湛武帝说话。

    片刻,湛武帝终于开口了,却是说道:“这件事,叶相知道吗?”

    叶明松立刻说道:“回皇上,微臣并未告诉家父,微臣认为,微臣是个男人,可以独立做主!”

    湛武帝微微一笑,说道:“叶明松啊,这次你表现非常的好,朕原本打算给你一份大礼的。好歹你现在也是兵部的人了,还缺套宅子是不是?这样你正好可以分出来住,可是如今你这要求……”

    听到这宅子,叶明松心中一动,心想这诱惑的确让他动心。不过他已经跪在这里,断不能再变,更何况他想到二娘那可怜的样子,实在不能狠下心不管。于是叶明松跟着说道:“皇上对微臣已经十分厚爱,微臣只想求皇上恩准微臣的请求!”

    这就是不要宅子了!

    湛武帝笑着说:“好啊,叶相的儿子也能独挡一面了。这次你有功,请求也没什么,反正现在静悔跟离王也没有什么关系了。朕准了,这样的话,以后她还是你们叶府的人!”

    叶明松听后心中一喜,立刻磕头说道:“微臣谢皇上恩赐!”

    “呵呵,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且退下吧!”湛武帝和蔼地说。

    他的话音刚落,郭公公就弯着腰进来,细声说:“皇上,叶相在外求见!”

    湛武帝摆了摆手说:“朕知道他是为了何事,让他们父子俩去说吧!”

    叶明松听了忙着告退,郭公公跟着一起出来传达皇上的意思,叶傅林的脸色有点难看。显然这个儿子不在自己控制之中,这种感觉并不好。他现在更加关心的是,叶明松来这里干什么?

    父子俩一直沉默着,叶傅林没有说什么,叶明松也没有说话,就这样一直出了宫门。

    父子俩又坐上一辆马车,上了马车,叶傅林才问:“说吧,你去找皇上有什么事?”

    叶明松已经想好了说词,直接说道:“父亲,儿子记得您最疼的就是二娘,她在道观过的不好,人已经哑了,也同老妇一般!”

    “什么?哑了?”叶傅林惊讶地问:“怎么哑了?”

    “道观说是被毒草毒哑的,儿子看道观就是故意的。寂空师太是四娘的师傅,我看就是寂空师太她……”

    “住口!”叶傅林突然喝道。他挑起眉板了脸,训斥道:“寂空师太是为父替四娘找的师傅,是高人,不许你不敬。再说二娘已经这样了,再毒哑她,又有什么意义?”

    “说不准是二娘知道什么事,所以把她给毒哑了!”叶明松强辩道。

    叶傅林暂时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他关心的问题,“你先说说,你去找皇上做什么?”

    “儿子就是觉得二娘可怜,所以求皇上让她回到叶府,在叶府的宗庙里度过余生!”叶明松说道。

    “你……你真是要气死我,二娘做下那等事,你让她回来干什么?难道觉得丞相府不够丢人?”叶傅林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父亲,二娘已经这样了,以前犯的错也算还清了吧!您就这么容不下她吗?”叶明松据理力争。

    叶傅林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儿子跟自己差那么多?他问道:“这件事你怎么不跟我商量?是不是觉得你走了这一趟,翅膀变硬了?”

    叶明松反问道:“父亲,我若是说了,您肯让我去求皇上吗?肯定不能吧!”

    两人说着,马车已经驶到了相府门口。叶傅林气道:“这么大人了还只会意气用事,你想成气,先磨练一下自己冲动的性子吧!”说罢,他下了马车,甩袖进门了。

    这一幕,父子失和,被很多人看到了。自然也有人马上去告诉了何怡霜,何怡霜心中不安,让人把叶明松叫到了自己的房中,问明缘由,何怡霜惊讶之余,气的抬手打了叶明松一巴掌。

    叶明松原就被父亲的态度气到了,现在又被母亲打,心中自然不愤。可碍于礼教,他又不能跟母亲发火,只是额上青筋憋得直暴,看着也生了很大的气。

    何怡霜气得手直哆嗦,有些事情叶傅林不知道,可是她却清楚的很。她指着叶明松问他:“你知不知道二娘为什么会进道观。她是因为勾引奕王,奕王是谁?是你胞妹的夫君啊,你竟然把二娘给接回来,谁是你的亲妹妹?啊?”

    叶明松脸色阴沉,咬牙说道:“母亲,儿子自然知道。可是二娘已经哑了,就算她以前做了做事,这也足以抵了吧!再说这是用我的功名来为她求情的!”

    “功名,呵,你跟我说这个。这次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真不明白吗?你有什么功名?啊?你忘了自己几斤几两了?”何怡霜也是被气坏了,所以口不择言。

    叶明松到底是三十几岁的男人,这样被骂,不仅面子上挂不住,心里也起了逆反的心。不过他还是在隐忍着,说道:“母亲,儿子明白,不过二娘儿子是一定要管的,她到底也是我的妹妹!”

    “你的妹妹?你忘了当初宋姨娘得宠的时候,她是怎么对我的吗?啊?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儿子啊!”何怡霜痛哭流涕,伤心的样子,无法掩饰。

    叶明松的表情的确有些动容,他低声说道:“母亲,这些都是宋姨娘做的,跟二娘无关!”

    “无关?那你又知道她怎么对待元娘的吗?她给元娘的茶里下泄药,她还算计元娘利用她,你都知道些什么啊?你给我滚,气死我了,滚,我没有你这个儿子,这是给别人养的啊!”何怡霜说着,茶杯、花瓶都扔了过去,把叶明松愣给扔出了门外。

    “母亲,儿子知道错了,您千万别被气坏了!”叶明松站在门外,被母亲这副崩溃的样子也吓到了。万一母亲被他气出个好歹来,他这不孝的名声就都完了。

    可是他越说,何怡霜就越气得厉害,吴嬷嬷忍不住说道:“大少爷,您还是先回去吧,让太太也静一静,回头您再过来!”

    叶明松脸色难看的厉害,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于是只能点头说道:“好吧!”然后低着头走了。

    何怡霜到底病了。大概这儿子向着仇人,这是她最最不能忍受的。她跟宋姨娘斗了一辈子,眼看现在二娘进了道观,宋姨娘疯了,这是多好的结果?可是这儿子却要给她扯后腿,最让她难以忍受的还不只是这些,而是叶明松心里的膨胀!

    今天的成就,都是皇后娘娘给的,可他却以为自己多厉害了,这样的心理,迟早要出事的。

    叶明松虽然知道自己把府里搅的不像样子,可是皇上已经下了命令,二娘可以回来。他也不敢再耽搁,母亲尚在病中的时候,他第二天一早,还是去接了二娘!

    寂空师太在屋里坐着,闭眼不言不语。

    她身边最得力的手下静真终于忍不住开口说:“师太,那静悔要被接走了,您看……”

    “让她去吧!”寂空没有睁开眼,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

    静真着急地说:“可是她……那侧妃……”

    “这些你不用管,出去吧!”寂空说道。

    静真一脸的焦急,可是看师太什么都不说,只好转身出去了。

    寂空这才睁开眼,微微地叹了一声气。静悔命不该绝,那件事,对于四娘来讲是福是祸,那只能自己担着。她再爱徒弟,也不可能逆天行事。该受的,四娘想躲也躲不过去!

    叶明玉在道观受了这些苦,眼看今天终于能够脱离苦海,哭得泣不成声。叶明松瞬间觉得,自己承受的一切,又都值了。

    叶明松此举,简直震惊了都中。因为哪个家族出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