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啾

    尖锐又恐怖的声音忽然在空中响起,震得众人耳膜差点出血,头昏眼花。

    擂台上发生意外的转变,提醒着大家,天空中还在进行着惊心动魄的雕蛇大战,人们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再次投向天空,漫天彩色光芒闪耀,仿佛一条条彩虹出现,美丽极了。

    美丽的彩虹幻影正是彩鳞巨蟒利用尾巴的舞动制造出来的效果,它舞动着蛇尾,疯狂地追击金丝雕王,其势之凶猛,看得众人惊叹不止。

    刚才已经受伤的彩鳞巨蟒仍然凶残无比,一股股凶煞、暴戾、狂暴的气息,仿佛奔腾的洪流,无边无际地从它体内散发出来。

    绝世的煞气,看得众多高手都骇然失色。

    彩鳞巨蟒强悍如斯,不知是因为它的主人北辰靖宇的转变,还是它本身强悍的生命力。

    凶残的金丝雕王同样不是吃素的主儿,此时面对彩鳞巨蟒狂风骤雨般的反击,它能避则避,不能避的,则是凭借着自己那双坚硬无比的翅膀,将之硬挡了过去。

    轰!轰!

    互相碰触间,虚空塌陷,一阵地动山摇,瞬间整片虚空都疯狂的动摇了起来。

    一雕一蛇的战斗,每一次都倾尽全力,强横的肉体撞击在一起,发出猛烈撞击的声音。这种战斗方式,带给这些普通高手们强烈的震撼难以言语。

    嗤

    异常的声音响起,一双双目光的注视下,只见彩鳞巨蟒,张开血盆大口,吐出一团五颜六色的液体。

    啾

    金丝雕王接触到液体,它的羽毛立刻发出嗤嗤地声响,一阵悲惨的尖叫声自它吼中爆破,它那坚硬的羽毛却似遇到了火焰的泡沫急速被燃烧腐蚀,它甩也甩不掉,眨眼的工夫,它的羽毛被烧毁掉一大片。

    好剧烈的毒性!

    一双双的眼睛同时闪现出了惊恐,心中对彩鳞巨蟒生出深深的忌惮!

    金丝雕王还来不及反击,它头顶之上豁然响起一阵怪声,它猛然抬头,巨大地阴影砸落而下。夹带着无以伦比的恐怖力量。

    轰隆!

    虚空之中,方圆数千丈范围,玄气汹涌,半空中的金丝雕王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川,高高坠地,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

    庞大的身体狠狠砸在地上,掀起一阵阵尘土,金丝雕王垂下了骄傲的头颅,一动不动。

    败了?

    金丝雕王败了?

    在场的人全都傻眼了。

    谁不知道雕捕蛇而食,它与蛇是天敌,如今,雄姿勃发的雕王竟然是败给了它的猎物……

    啊

    又一声惨响起,惊疑不定的众人不禁闻声望去,擂台上一道身影似沙袋被抛起,直接飞出了擂台,重重地摔倒在上。

    看了看擂台上依然站立的人,再看看倒栽在地上爬不起来的人,在场的众人全都呆滞住了。

    静,安静,寂静极了!

    每个人都睁大了眼睛,屏息凝神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忘记了说话。

    “他……他赢了?”难以置信的声音,犹如巨石投湖,激起了千层花浪。

    “禾长老败了?怎么可能啊”

    “天啊,这……不是真的?北辰靖宇居然打败了禾长老?”

    “北辰靖宇赢了?他一拳打倒了禾长老?”

    “这……怎么可能,禾长老不是玄皇高手吗?他怎么会败在北辰靖宇的手里?”

    “怎么回事,战局怎么变成了这样?禾长老会不会已经死了?”

    疑惑、不解的声音在人群之中流传,此时,云溪收起眼底的惊疑,视线投向激动万分的二掌柜。

    看样子,不是他动手脚了。

    会是谁在暗地里帮助北辰靖宇?

    云溪心中很清楚,确实是有人出手救了北辰靖宇,否则以刚才的情形,在禾长老刻意的肆虐下,他必死无疑。

    陡然间改变了局面,转败为胜,不得不说这个结局有些诡谲,更让云溪郁闷的是她竟然察觉不到究竟是谁在暗中出手,这让她内心很不安,又隐隐有种熟悉感。应该是熟人吧?但愿是善意的。

    众人的惊呼声中,空中的彩鳞巨蟒转眼间化作一条可爱的小蛇,它围着站在擂台上神情平静、浑身沐血的主人转了几个圈子,似乎是在为主人欢呼,最后才停在主人的肩头。

    此时此刻,北辰靖宇仿佛从梦境中醒过来,如今赢得这场比武,他心中又惊又喜,更多的是震惊和疑惑。

    这些情绪在他眼中一闪而过,冷静下来的他伸手安抚了几下自己的兽宠,将彩鳞巨蟒召回后,缓缓转过身来,冲着二掌柜一笑:“爹,我们赢了!”

    “不错,赢了,我们赢了,辛苦你了!”二掌柜欢喜不已,他的眼里含着泪花,不停地点头。他差一点、差一点就失去了儿子……

    当然,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儿子浑身是伤,立即吩咐身边的紫衣甲卫:“来人,扶靖宇队长下去休息疗伤!”

    得到命令的紫衣甲卫快速将北辰靖宇扶着离开。

    肖长老绷着老脸冷眼旁观地看着这一幕,脸庞上没有露出什么表情,反倒是他旁边的邱长老和章长老两人气愤得几次想要开口大骂,却被他用手势阻挡了下来。

    “二掌柜,令公子真是教人意外!不错,不错,他已经传承了二掌柜的雄风,实在是可喜可贺。”肖长老似笑非笑地看着目送儿子离开的二掌柜,不知打着什么算盘。

    二掌柜收回视线,眸中冷光一转,冷笑道:“现在两场比武下来,各自一胜一负,打成平手,接下来,终于轮到你我二人之间的决战了。”

    “不错,终于轮到你我二人之间的决战了!老夫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肖长老阴侧侧地笑了笑,那双眼中闪过一丝期待之色,似乎等待着什么。

    邱长老和章长老相视一眼,他们同时露出一抹冷笑,用看死人般的眼神盯着二掌柜。

    三人的表情相差无几,得意之中带着不屑,完全都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有猫腻!

    云溪微蹙了蹙眉头,肖长老的反应有些怪异,依他的实力来说,不该是老怪物二掌柜的对手,给她的感觉他们仿佛有信心赢得第三场比赛。

    对方倚仗什么呢?

    正在沉思之中的云溪觉得身边有异常,她刚抬起头而视,二掌柜身影一晃,整个人朝自己靠倒下来。

    神色微变,她及时伸手扶住对方,来不及说什么,余光处瞄见了二掌柜嘴角流出的一丝黑色血液。

    他中毒了?

    云溪的眼睛蓦然亮起,顿时明白了肖长老三人为何可以如此冷静应对甚至还有几分得意表现的缘故了。

    难怪肖长老信心百倍,他们早给二掌柜下毒才是他最大的底牌,对于前两场比武的输赢,他不是那么在乎。

    血液紫色中带黑,发出若有若无的臭腥味,属于慢性毒药,绝对不是今天下的毒,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潜藏在二掌柜身边的内奸章长老下的毒手!

    好毒辣的手段!

    假若自己今日不在这里的话,二掌柜父子恐怕难逃厄运。

    二掌柜浑身微微颤抖不停,强忍住腹中的剧痛,脸色惨白,他微微动了动嘴唇:“云溪姑娘,我怕是”

    “我知道了!”云溪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这时候最重要的就是稳定人心,如果让其他高手得知二掌柜中了剧毒,那么不等最后一场比武结束,人心就全散了,前两场比武也就失去了意义。

    其余众人并没有发现二掌柜的异常,大家以为两人是在交头接耳,商量着什么取胜的策略,从刚才精彩的比武当中回神过来的他们,开始期待第三场比武。

    一双双眸子精亮闪烁,他们心中很清楚,二掌柜和肖长老之间的对绝,不仅仅是精彩,只会更精彩!

    肖长老他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以他的推算,二掌柜身上的毒差不多该发作了,他完全不担心等一下的比武。

    他只会赢,不会输!

    他期盼那一刻快点到来,多年等候着的美梦马上就要实现了。

    抱着必胜的信心,他吩咐身旁的人道:“章长老,你去将老夫的青龙刀取来,今天老夫要趁机会,好好跟二掌柜讨教讨教!”

    “哈哈哈……好!”大笑不止的章长老闪身离去。

    身处紫衣甲卫之中的龙千绝,他那张看似平凡的脸孔阴沉得可怕,酸酸的醋味从他身上往外冒。

    老流氓,敢碰本尊的妻子,这笔账记下了!

    就算他已经发现二掌柜中了毒,他仍然会在心中给二掌柜记下一笔,一码归一码,碰他的女人,就是不准!

    醋意大发的他忽然听到一阵刺耳又嚣张的笑声,满腹怒意的他,于是指尖微微翘起,激出一道玄气,朝闪身离去人的背心射过去。

    “啊”

    笑声嘎然而止,半空中的人影掉了下来,张口吐出一口血,章长老缓了缓,从地上狼狈爬起,愤怒地大吼:“哪个混蛋暗算老夫,给老夫站出来!只敢在背地里动手,算什么英雄好汉?”

    众人惊讶地望着似小丑般破口大骂的章长老,卖主求荣的卑鄙小人嘴脸,尽露无余。

    “章长老,怎么回事?”邱长老疑惑地望着他。

    “有人偷袭老夫!”

    黑着脸的章长老抹了抹嘴角血迹,凶狠的眼神扫视全场,仿佛是要将对方给揪出来,然后活生生地吞噬掉。

    只是,他失望了,众人全都是一副副莫明其妙的表情,根本不知道偷袭者是谁,他也无从判断。抓狂地揪揪头发,章长老只得吞下这哑巴亏。

    肖长老同样在查找隐藏在暗处的人,却没有任何发现,刚才究竟是谁出手偷袭了章长老?一招之间,就能让章长老如此狼狈的高手……他想想就后怕。

    难道是二掌柜请的外援?

    不对,他方才一直防着云溪,怕她会出手帮助二掌柜父子,所以他看得分明,云溪刚才的确没有出过手。不是她,那还会是谁呢?

    一脸的狐疑,肖长老找到不可疑之人,他只好放弃追查,冲章长老再次吩咐道:“好了,其他的事先别管,你快去将老夫的青龙刀取来,比武才最要紧!”

    “是!”章长老受的伤并不重,经过短暂的调息,他转身再次离开。

    被人暗算了一次,提高警惕的他三步一回头,仍然害怕刚才暗算他的人再次出手。

    云溪并没有理会刚才的小插曲,她手指放开二掌柜的手腕,迎上他询问的眼神,悄然使了个眼色。

    二掌柜紧紧咬着牙关,额头上布满了汗水,他努力控制着身体因为剧痛而引起的颤抖,注视云溪的眼神满是恳求。

    为了少主,最后一场比武,他绝不能输,他也输不起,他必须要赢!

    如今他只有靠云溪帮忙了。

    云溪从他的表情之中,便知道他想什么,并没有说什么。垂下视线,瞅了瞅自己的宝贝女儿:“小月牙,二掌柜爷爷马上就要上场比武了,把你收藏的宝贝拿出来,送给二掌柜爷爷,助他可以旗开得胜。”

    “宝贝?”小月牙迷茫地看看娘亲,待接收到娘亲的眼神示意,她领悟了过来,在自己的小戒指里掏了掏,掏出一个小瓷瓶,“娘亲,是这个吗?”

    “对了!”大手覆上小手,云溪暗中调换了瓷瓶,笑着对女儿道,“快给二掌柜爷爷喝了,他就可以战无不胜了。”

    “二掌柜爷爷,给你!”小月牙大方地将瓷瓶递给了二掌柜,小脸蛋扬着,黑亮的眼睛眯成了月牙。

    二掌柜低头看着小人儿,她红扑扑的脸蛋,粉雕玉琢,此刻像极了天使,可以救他性命的天使。他知道,这瓷瓶里装着的,就是他寄托了所有希望的源泉。右手微微颤抖着,从小月牙洁白的小手接过了瓷瓶,他当众喝了下去。

    在外人的眼中,那就是一个小孩子的把戏,天真得可笑。

    肖长老不屑地冷笑了声,他若是相信一个孩子送的礼物,就能让二掌柜战无不胜,那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蛋!

    吞下瓷瓶里的丹药后,二掌柜不敢懈怠,随即运转玄气化解体内的药丹,药力在体内经脉之中不断流淌。很快,一股若有若无的天地灵气在四肢百骸不断缭绕流转,惨白的脸色渐渐有了好转。

    正在等候第三场比武的高手们,谁也没有发现二掌柜刚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惊险莫测。

    “来了”

    章长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身影很快再度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当中,这时,云溪恰好见到二掌柜嘴中吐了一口浊气,看来他已经将毒化解了。

    二掌柜暗自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体内重新恢复了原来澎湃的玄气,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抑住心中激动。

    “哈哈哈……”肖长老接过青龙刀,挥舞了几下,欢快地放声大笑起来,“二掌柜,请吧!”

    丢下话,肖长老纵身一跃,整个人落入擂台。

    二掌柜紧随而上,两人的身影先后出现在擂台上,围观的人群即刻爆发出了欢呼。

    肖长老冷冷一笑,道:“二掌柜,今日的比武,全因一个外人而起。如果你现在答应将云溪请出庄园,我们或许就没有必要拔刀相向,伤了自家人的和气。”

    他嘴角噙着冷笑,双眼透着浓浓的恨意。

    二掌柜区区一个家奴,却能得到紫妖大人的亲自指点,位高权重,比他血统正宗的家族高手还要受宠,他不服气啊!从前有紫妖大人坐镇,他不敢有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