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瑛儿有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宫女们听见想动纷纷走了进来,纷纷服侍起洛贵妃来,却似乎都表情有些尴尬,洛贵妃这才问道:“皇后的孩子昨晚怎么样了?”

    “生下来了……”

    “什么?那个孩子死了没有?”

    “没死。”

    “是个公主?”

    “是个皇子。”宫女面有难色的说道,岂止是这样,皇上很喜欢那个孩子,一大早已经叫大臣们开始给小皇子拟名了,又赏了皇后和小皇子许多东西,这些东西大多金贵的连贵妃都没见过,是皇上最宝贝的一些东西,比如皇上常年带在身边的翡翠如意。

    “什么!”洛贵妃顿时觉得一阵心烦意乱,挥了挥手:“都退下吧!本宫没心思梳妆,也不想吃任何东西。”

    “可是娘娘,皇上身边的魏公公一大早就来了,在外头候着了,说是皇上给您下了一道圣旨。”

    “不接!说我还在睡,叫他等着。”洛贵妃使性子的往床上一趟,她先消化消化的皇后生下皇子的事情。

    “是!”宫女们哪敢说个不字,只能识趣的离开了。

    魏公公在外头站了一上午,贵妃却不肯见他。

    到了中午,他瞧着一些宫女进了贵妃住处,贵妃娘娘应该是起来了,过了一会,这些宫女又退了出来,各自进了偏房。

    他不敢离开,只能咬牙顶着大太阳,等到了下午,洛贵妃才起了身,让人叫了他进去,懒洋洋的靠在榻之上打了个哈欠道:“什么事啊?”

    他可不敢叫贵妃娘娘跪下接旨,直接打开圣旨来念道:“皇帝诏曰:贵妃洛氏粗心大意,导致皇后难产,虽有补过,但罪大恶极,现剥夺其贵妃名号,降为洛妃,去协理六宫之职,罚闭门思过十日。”

    洛贵妃一听,傻了眼:“皇上要剥夺我的贵妃称号,怎么会?你是不是念错了?”

    她以为皇上最多罚她闭门思过几日罢了,怎么会如此严重?

    “洛妃娘娘你好自为之吧!奴才告退了!”他这大半天的总算没白等,真是大快人心!

    “不!”她激动的差点从榻之上跌了下去。

    “娘娘!”一众宫女赶紧去扶她。

    “滚开!等给本宫滚开!去把太子给本宫叫来!”这宫里好像一夜之间又变了天,之前是她的天,后来她和皇后一人一半,现在只怕皇后为遵,她占下风了!

    “是!”

    宫女赶紧去请太子,却很快回来了,太子东宫和洛贵妃的住处很近,只有一墙之隔,宫女道:“太子妃说太子爷在办公,不许人打扰。”

    “没用的东西!你说了是本宫叫他吗?”

    “说了,太子妃娘娘依旧不许奴婢进去。”宫女小声的说道,太子妃张氏挺着个大肚子,挡在太子爷的门外,她总不好硬闯吧!

    “这个太子!真是越来越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你再去请,就说本宫有要事要见他,他若不来,这几天就不用来请安了。”洛妃好的脾气。

    结果这次,终于见到了太子爷,太子爷却说:“母妃被罚闭门思过,本宫虽有心探望,但身边还有许多事情,一时抽不开身,改日吧!”

    洛妃听完后,低着头气愤有沮丧的说:“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越发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你以为本宫非你莫属吗?”

    这头瑛儿吃过了午饭,打了个哈欠道:“爹,我回房午睡去了!好困啊!”

    “等等先别睡,已经叫人去请郎中了,待会郎中给你把把脉,确定没事了,你再睡可好?”

    “不好!”她都困死了,瑛儿打了个哈欠,指了指阿狗:“阿狗,躺下!”

    阿狗往地摊上一趟,瑛儿立刻朝着她的移动枕头走了过去,一头枕在了阿狗的爪子上,躺在在地毯上,反正地毯每天都会有人打扫很干净的。

    郎钦看的好笑,她倒是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可是一个王妃这么大刺刺的躺在饭厅里,叫人瞧见了,怎么说都不会好听,郎钦拉了她起来:“别累着阿狗了,你坐在椅子上打盹吧!等大夫来了,我再叫醒你。”

    瑛儿点了点头,伸手抓住他的手臂:“相公你陪我,我想靠在你肩膀上睡。”

    郎钦二话没说的,把肩膀借给她一半,自己拿了本书,一边等郎中,一边看着。

    吕郎中来时,瞧见这夫妻二人,心想王爷你真是有够宠妻子的,打趣道:“王爷,你的胳膊酸不酸,要不要我帮你扎几针?”

    “不必了!你还是替我夫人看看吧!瑛儿醒醒,郎中来了。”郎钦同这郎中很熟,因为他的腿就是这位医术高明的郎中给看好的,大夫里头,郎钦最信任他,所以郎钦到了封地,也接了他过来开医馆。

    “王妃怎么了?”

    “最近老是很爱睡。”郎钦把瑛儿的手腕递了过去。

    吕大夫轻轻一搭脉,看了看左右,示意郎钦清场。

    郎钦把除了岳父岳母以外的人都赶出去后,问吕大夫:“怎么了?她是什么病,病得重吗?”

    吕大夫笑了笑,朝着他做了一个恭喜的手势;“王爷,您要当爹了!”

    郎钦瞬间懵了,他还有好多事情没部署好,这孩子突然来了,吓他一跳:“啊!”

    “王爷您的表情是在告诉我,这个孩子不是你的?”

    “胡说!”

    “那你是不想要?”吕大夫的额头皱的能夹菜,如果要他这个医学高手去做丧尽天良的打胎,他会直接一巴掌扇到郎钦脸上。

    郎钦怕他伤害瑛儿,下意识的把瑛儿抱进怀里:“怎么可能,我家娘子的孩子,我求之不得!只是这个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我一切还没部署好,没有信心能在此刻保护好孩子。”

    再者今天早上沈老爷收到了朝廷要派他去打仗的圣旨,郎钦原本已经打算带上瑛儿同他一起去。

    瑛儿闻言靠在他怀里,拍着自己的胸脯道;“哎呀!阿狗可以保护我嘛!不过,宝宝什么时候出来?我想和它说话!”

    郎钦轻轻的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哪有那么快!要十个月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