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7 恶人自尽难赎罪 公主气皇后 通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邓芸的生母牛氏正好就在长安,还没有回河北道。牛族的人骑马到了邓府把事情说了。

    牛氏心砰砰的跳,直觉牛浩惹了天大的祸事,穿了诰命夫人的朝服,就直奔皇宫。

    子时,风雨交加,宣政殿偏殿传来何义扬怒不可遏的叫骂声,“他好大的胆子,冒充我妹夫去骗妮摩拉的清白,利用芸娘的权势逼妮摩拉就范!”

    何义扬已经在董敏的宫殿安歇了,被案件折腾起来心情不算好,当听说牛浩冒充李云霄时,就已经气愤填膺,后来听到牛浩算计邓芸,就彻底爆发了。

    董腾面色严肃,心里预测牛浩的下场。

    李云青见状,知道不用多说一句,何义扬也会重惩牛浩。

    何义扬英俊的脸上邪气腾腾,气极了倒是冷笑一声,道:“他自认为这一步步算计的天衣无缝,只要妮摩拉下嫁,阴谋就不会暴露,岂料妮摩拉服毒自尽!”

    董腾低声道:“陛下息怒。”

    “朕能不怒吗?”何义扬一掌拍在桌上,震碎了一个茶杯,杯里的茶水落到桌下,道:“妮摩拉是天竺国的公主,也是本朝的三品女官,就这么死了,世人怎么看本朝?天竺国定是会利用此事大做文章,狠狠敲朕一笔。”

    李云青听到天竺国要向定朝要赔偿,忍不住道:“陛下,妮摩拉受骗自尽,她自己也有责任。”

    “她蠢的已经死了,人死了还能负什么责任?”何义扬气得指尖发抖。

    不多时,牛浩及他的六名随都被带进了宣政殿。

    李云青目光落在几人当中气质不俗容貌极为英俊的少年身上,这个人竟是有潘安之貌,身材修长,皮肤白净,墨眉将要入鬓,一双龙睛明亮清澈,根本不像心术不正之人。

    任何人光看少年的外表,第一印象都会认为他是个很善良纯真的人。

    谁能想到这个生着这个谪仙般外表的少年有着一颗肮脏阴狠的心。

    何义扬死死盯着牛浩,大声喝道:“谁给你的胆子冒充李云霄郡公!”

    一瞬间,牛浩像失去了许多的血液,面色苍白,跪下磕头,道:“陛下,小人错了,小人该死。小人一直仰慕妮摩拉公主,可是持拜帖求见未果,只有借了霄郡公的名号。”

    他的声音干净,像深山清澈的泉水,让人能够解除戒备心。

    他认罪了,并且认为自己该死。

    何义扬岔话道:“借?你这是盗,是污了李云霄的名声,是犯了本朝的律法!”

    李云青双拳紧握,恨不得上前打死这个无耻卑鄙的少年,但是这里是御书房,一切都得听何义扬的。

    他克制着暴怒的情绪,在刀尖浪口上磨练了这么多年,懂得很好的掩饰,浑身上下没有泄露出半点杀气。

    董腾更是像个驼鸟一样缩着脖子低着脑袋,一声不吭。

    “小人该死。”牛浩*啄米般重重磕头,铺着波斯国华美地毯染上了他额头上的鲜血。

    何义扬冷声道:“妮摩拉是天竺国的公主,也是本朝从三品的女官,你是个连功名都没有的白丁。你就算有十条命也赔不起!”

    突然间李云青开口,轻声道:“陛下,牛浩并不知妮摩拉公主怀有身孕服毒自尽的事。”

    牛浩一怔,抬起头来,失声问道:“公主自尽了?”

    何义扬阴声道:“堂堂的公主,被一介白丁算计失了清白怀了孽胎,还要被逼着下嫁给这个令她丧失尊严的白丁,她但凡还有点志气,就不会苟且偷生?”

    外面的宫人轻手轻脚的进来跪下禀报,“陛下,皇后娘娘听闻牛公子犯了事被带进宫里,想过来当面质问牛公子,请示您看行否?”

    董腾眉头一蹙。李云青心里冷笑。

    何义扬挑眉道:“皇后如何知晓牛浩入宫了?”

    宫人头垂得更低,轻声道:“刚才牛夫人入宫面见皇后娘娘。”

    何义扬俊脸怒气腾腾,喝道:“牛氏白天进宫,晚上又进宫?朕的皇宫不是牛家的园子,想何时来就何时来,想插手管什么事就管什么事!”

    宫人见何义扬挥手,只能失望的退下。

    林海悄然无息的追了过去,急匆匆拉着宫人到远处,低声道:“牛浩冒充霄郡公骗了妮摩拉公主清白,妮摩拉公主已怀有身孕,发觉被骗,羞愤之下服毒自尽。”

    宫人震惊之余,问道:“证据都有吗?”

    林海猛的拍了宫人脑袋一下,道:“这是你该问的吗?”

    牛浩的贴身随从供出牛浩为了让妮摩拉公主相信,特意偷偷制了一身紫色官袍,还从侧面打听了李云霄的爱好,处处模仿。

    官袍就放在了白云观旁边的一座宅院里面。

    牛浩前两次去跟妮摩拉公主约会,先去宅院穿上官袍,而后去白云观。

    大理寺、李王府的人已经去了那座宅院袍搜取罪证。

    林海自是不能向邓芸的宫人泄露这件事。

    宫人捂着脑袋哎哟叫了一声,反应倒是很快,赶紧拿出一张银票塞给林海,面带感激陪着笑脸,道:“多谢林总管。”

    林海若是不收银票,怕邓芸猜疑,只能收下了,道:“陛下盛怒之下,皇后……”

    宫人见林海摇头,跪下谢恩,而后拿着油伞匆匆跑回立政殿。

    邓芸仍在听着牛氏反复哭诉牛浩被抓入皇宫的事,心里开始对这件事情当中的董腾起了疑心。

    宫人跪下便将去宣政殿发生的一字不差的说了一遍,包括给林海塞银票。

    牛氏已经吓得傻了。

    邓芸面色愠怒,气得叫道:“好一个牛浩,我们把他当亲人,他为了阴谋得逞,竟是把我们都给算计进去!”

    原来昨个一早,牛氏就带着牛浩入宫来求邓芸。

    牛浩当时信誓旦旦,说是只要妮摩拉公主一见到他,肯定会同意婚事。

    邓芸不相信。牛浩便说妮摩拉公主跟他早在天竺国就认识,在长安又见了几面,双方都觉得合适,这才来宫里求邓芸帮忙。

    牛氏觉得牛浩是绝世的美男子,懂天竺语,又会经商,是个人才,而且还是邓芸的表弟。

    一些民间的话本,好多都说高门的小姐喜欢上低门的少年。

    妮摩拉公主虽是身份尊贵,可到底是个离家在外的少女,没有长辈把关,喜欢上牛浩也有可能。

    牛氏就说,再过些天就是科考,牛浩去参加县试考个秀才,这就有了功名,三年后再去考个举人、进士,有了官身,不就能够配得了妮摩拉公主。

    牛浩再三保证,一定刻苦读书,抬高身价。

    邓芸在牛氏、牛浩百般劝说下,就把妮摩拉公主召进宫来。

    当时妮摩拉公主见到牛浩的表情,开始是惊喜,等着听到他的真实身份,表情就变成古怪。

    邓芸以为妮摩拉公主是惊诧,压根没有想到妮摩拉公主发现被骗强行压抑着内心无比的愤怒。

    若是换成别的公主,要么当场拆穿牛浩,要么出宫后派人把他杀了,而后打掉胎儿。

    可是妮摩拉公主有着那样的身世,在天竺国受了许多的委屈,此时身在异国被骗失去最珍贵的贞洁名声,连带着让天竺国蒙羞,自认罪不可恕,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回到驿馆斟酌之后服毒自尽。

    “我的天啊。”牛氏缓过神来,见邓芸已气得浑身颤抖,忙上前去揉她的胸口。

    邓芸气极而泣,喃喃自语道:“难怪昨个午饭、晚饭,陛下都没有在我这里用,连慎郎也不见,晚上就宿在董敏那里,原来是恼怒我给牛浩保媒的事。”

    上次她办错事,何义扬数月不进她的院子,连何慎也不理会。

    这次何义扬会怎么惩罚她们母子?

    她这才当了皇后不到百日,何慎立为太子还不到百日。

    她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内心前所未有的恐惧。

    牛氏以前没有听过邓芸说跟何义扬之间的事,这是头一回。一时不知道怎么劝慰。

    邓芸摇头道:“我若是不召见妮摩拉,她就不会见到牛浩,也不会气得回去后吞毒自尽。她怀着身孕,那可是一尸两命。”

    牛氏已经懊悔无比,含泪唤道:“我的娘娘,我的儿,我错了,我昨个就不该听了牛浩的话进宫来为难你。”

    此时,牛氏若再是给牛浩求半点情,邓芸跟她的母女之情都会淡了去,便是这样何义扬说的那些打脸的话都让邓芸对牛氏有了微词。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