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六章一步到位(不可错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肖宇却十分淡定,这戏文上绝不可能出现主子想看的情节。

    接着,戏台上的两位角开始对话了。

    女:“公子深夜到访,不知道所谓何事。”

    男:“小姐,美玉赠佳人。”

    男:“在下仰慕小姐已久,三日后,家父与我亲自登门向小姐提亲。今日思念情切,特来与小姐一会。”

    女:“公子~”

    男:“小姐,你看今日花好月圆。”

    大司马眉宇微拧,看这戏的走向,感情这两位角儿到外面看夜景去了!这是什么狗屁逻辑?那男人肯定有隐疾,绝对的!

    “直接上最后一场。”大司马没那耐性看什么花好月圆。

    肖宇暗中得意,朝班主吩咐了一声,戏班子立马排最后一场:洞房花烛,吹灯拉帘……

    戏终曲散,大司马的神色更纠结了,这就是正常的顺序?到了最后还不是吹灯拉帘?!

    肖宇拿起一旁的瓜子看的津津有味,“主子,属下说的没错吧。”

    慕容灏白了肖宇一眼,下一本听名字好像激情一点:红梅恋。

    为了不浪费时间,慕容灏翻了翻戏具体的内容,看了一页就没心情了,直接吩咐上最后一场。

    红梅恋最后一场:洞房花烛,吹灯拉帘……

    肖宇一共为他家主子点了五场时下最火爆的段子,可是他家主子就第一场看了一会之外,其它的全都直接来最后一场,内容全都是:洞房花烛,吹灯拉帘。

    肖宇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后知后觉的站起身子,瓜子也不吃了,茶也喝不下去了。

    谁知,慕容却乐了,将手中戏本子往桌上一扔,站起身来。

    “主子。”肖宇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

    “一群伪君子,前面啰啰嗦嗦一堆不就是为了最后一场关灯拉帘吗!”大司马话外的意思就是,你们这群自命清高的伪货,折腾了那么多出来,还不是为了最后春宵一刻!他哪错了?啊,直接省略了那么多,一步到位。

    将戏本拿在手中摔到肖宇的脸上,他的顺序就这样的,瞧着吧,他一定能抱得美人归!

    肖宇想想也是,再一想想太有道理了,主子不愧是主子,简直是一语道破,至理名言啊!

    “主子,老太爷说让您这两天务必回府住上几日。”

    大司马抬步走出戏院,回府?他没那心思,也不想惹老爷子翻脸。那个青阑郡主既然这么想嫁到慕容府,他就让她明白,他不想要的女人,即使坐上了花轿,从哪抬来还得抬回哪去。

    肖宇无奈,他算是知道了,这一回主子真的是和老太爷扛上了!

    坚决不回府的人,自有去处。

    沐薏情推开窗子,一丝带着秋意的冷风刮了进来,刚刚泡了热水澡,风一吹顿时清爽了不少。身上只穿了一件月白的睡裙。

    这个睡裙是她自己改的,裙边的长度只到大腿以下,更显得那双细嫩的美腿修长漂亮,就这么站在窗前擦着她乌黑的秀发。

    突然,传来一阵声响,沐薏情走门外走去。

    一道月白色的身影沐浴在柔美的月光中,潇洒的从墙头落了下来。

    沐薏情不假思索,“砰!”的一声将门合上,利落的将栓子插好。大司马深夜翻墙,还能为了何事?!

    慕容灏还没有来得及欣赏她的美好,就被吃了闭门羹不禁咬牙切齿。一个月未见,这就是小情人见到他的第一反应。

    胸口好闷,好睹,好憋屈。

    那道身影一闪朝大开的窗户而去,然而刚刚出现,窗户也应声合上。

    是可忍,孰不可忍!

    “打开!”

    沐薏情颤了一下,立即摇摇头,“天色已晚,大司马若有事,明日再说吧。”

    “不用等到明天说,现在就给我打开,我要见你,马上!”大司马银牙咬的咔咔响。关灯拉帘这种事岂能等到明日。

    “我要睡了!”沐薏情的声音从屋内传来,让他进来岂不是引狼入室。

    慕容灏带着那一身怒意站在月色下,更显得风骨无尘。看着小情人的反应,他怎么有一种关门关窗防色狼的处境?!

    沐薏情拍胸脯,深吸了几口气,还好她的反应够快,好险,好险。

    可是,下一秒,她便跌在一个炽热的怀抱里。

    控制不住的绷紧身子,他是怎么进来的!脑中还在纠结这个问题,他的气息已经在她的脖间缭绕不去。

    大司马心情颇好的朝怀中的人身下望去,那连膝盖都惹不住的裙子下是一双秀美的双腿,眼中的神色慢慢转为炙热,“小情人,许久未见,可曾想我?”

    沐薏情纠结着,觉得这个问题好难回答。

    “不说是吗?也好,我亲自找答案。”他的手沿着她的腰迹往下滑去,撩起她的裙角,没想到她竟然大胆如此,混身上下仅有这一件裙子包着诱人的身姿。

    如果,他稍一使力,这个裙子便成一块无用的破布,再也遮不住她的美好,可是现在,他却觉得这样的感觉更好。

    “小情人,你好嫩。”刚刚沐浴过的肌肤带着一点水嫩的莹润,可口极了。

    沐薏情抬起胳膊肘朝他的胸膛撞去,还没碰到他便被他制住,整个人失重的朝前方扑去。

    他却这个时候松开了她,沐薏情扶着前方的椅子,微微弯着的身子对于身后的大司马来说,充满邀请的意味。

    “慕容灏!”沐薏情以最快的速度翻过身子,他贴了过来,炽热的气息逼迫着她的理智。

    “我不但讨厌这样的关系,我不讨厌你这样的男人,下个月就要成婚的男人,却这个时候跑到别的女人房里偷腥。”沐薏情咬牙,他与别人有婚约与她没有关系,但是与别人有了婚约来上她,她死都不会让他得逞!

    慕容灏听完,反而露出一丝笑意,拉过怒气冲冲的人儿揉进怀里。

    “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这门亲事。”

    “太后赐婚岂是儿戏,你当庆王像洛川王一样好打发?”沐薏情反驳一句。

    “小情人,这是在关心我吗?”慕容灏看着面前的人儿,娇嫩嫩的等着他来采撷,真想尝一尝这鲜美的味道。

    沐薏情吃力的抬起手将他的手挥开,“别来招惹我,你今天要是敢碰我,我决饶不了你!”

    慕容灏伸手拦过她的腰身,“如果是因为那个什么青阑郡主,那我可就委屈了。”

    “不是!”沐薏情摇摇头,怎么搞的好像她为了其它女人跟他闹别扭似的?明明不是这样好不好。

    “不是吗?那为何不让我碰?”慕容灏抬起她的下巴,看着那双红唇。

    “我让不让你碰是咱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沐薏情解释。

    慕容灏眉宇微凝在那张红唇上啄了一下,“让我来理一理看是不是这样。”

    “因为,我与青阑郡主要成婚了,所以,我不能碰你。”

    沐薏情觉得这话没错,点了点头。

    “可我从来都没有说过娶那什么青阑郡主,绝对不会!”他话中的坚定不容质疑。

    “既然如此,我为何不能碰你?”

    不是这样的!沐薏情甩甩头,怎么绕来绕去绕成这么个结果了?

    慕容灏托起眉宇紧紧拧在一起的小情人,唇角挂着一丝得惩的笑意。

    他猛然朝她一贴,瞬间才让小情人恍过神来,抡起拳头朝他的肩膀砸去。

    “慕容灏,你个混蛋,放开我!”

    “小情人,乖~”他隐忍着不敢乱动,看着她眉宇紧拧的模样心疼万分,抬着她的小脸亲吻着,

    沐薏情丝毫没有退路,“不准动!”

    慕容灏依言紧绷着身子,这绝对是世界上最残酷的惩罚。

    “你个混蛋,我恨你!”

    慕容灏吻住那诱人的小嘴,小情人,我不这样怎么才能证明你真的是我的?怎么才能告诉自己,不会失去你?

    她终难隐忍……

    双手掐着他的肩膀,紧涨涨的感觉传来,微微胀痛带随着无法言喻美妙,像是细腻轻柔的触角将她的感官紧紧的包围,紧缩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再砰然释放!整个世界都在她的面前消失了。

    “慕容灏,你是个大混蛋!”

    “我是,我是,小乖乖,放松一点好不好?”他捧着她的小脸轻声的哄了一声。

    沐薏情的理智在这一瞬间溃不成军,他的唇离开她的小嘴时,禁不住小声的呻吟一声。

    “嗯~”这一声轻吟像是滑过皮肤丝滑的锦缎,撩拨着慕容灏的心。

    慕容灏全身的血液齐齐的奔腾而下,这张让多少人为之痴迷的容颜眉宇紧紧的蹙在一起,“你这个小妖精……”立即顺势封住那张让他险些失控小嘴。

    抱起怀中的人儿朝那张的柔软的大床压了过去。

    落在她身上娇艳的绯红像是三月的花雨,他无法控制的要着她,这么久以来的压抑仿佛全都要集中在这一时刻,身下的人儿已经累的娇喘连连,他却觉得刚刚开始,一次一次,带她去那美妙的世界。

    沐薏情感觉眼前的世界变得好虚幻,白蒙蒙看不清任何东西,甚至连他的面容都看不清楚。只有那源源不断的冲激感,浇灌着她的每一寸神经。

    终于,他粗喘一声,俯下身去轻柔的吻着她的眉眼。

    沐薏情这才感觉眼前的事物变得清晰起来,只是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吃力的将头转向一旁,看着那个脸上犹如写着我很满足四个大字的男人,恨不得扑过去咬死他!

    慕容灏好像没有看到小情人眼中的愤怒,轻柔的将她拦入怀中,在她还带着细汗的额间印上一吻。

    “对不起,让你累坏了。”他侧着身子,被褥只盖到他的胸前,露出迷人的曲线。

    沐薏情也懒得理他,支撑着坐起身子,被他折腾了这么久,残留的感觉一丝丝散尽,只觉胀热难忍。

    慕容灏恍然,拉住那个坐起来的身影,将她卷在被褥里。

    “你好好休息,我来。”

    沐薏情从被褥中探出头来,看着那道拿件衣服随意披上的男人朝外走去,心中凌乱不已。

    你妹,你知道我要干嘛吗?你来,你来什么啊!

    慕容灏端着盆水走了进来,手里还多了一个药瓶,沐薏情拉起被子将自己团团包住。

    他,他竟然……羞赧的想shI!

    慕容灏朝床边一坐,顺手将那个钻在被褥中的人儿捞了出来。

    “不要,你走开。”沐薏情转向一旁。

    “你累坏了,清洁了之后早点休息。”他突然的放低了声音,像是哄着一个倔强的孩子,这样的柔情如同放了百年的陈年佳酿带着醉人的滋味。

    沐薏情只是一失神,一股清冷的感觉驱走了那股不适,他的动作,远远比他的声音还要轻柔更多。

    她索性拉着被褥将脸深深的埋了进去。

    有这样的情况,男女约炮,结果,女不满男方技术,反告强X。

    也有这样的情况,男的硬来,霸王硬上弓,竟然他的娘的变成了鱼水之欢!

    沐薏情觉得她的人生已经彻底的完了!

    慕容灏看着被他摧残过后的娇嫩,真的心疼了,将东西扔到一旁,搂着藏在被褥中不愿露脸的小情人。

    “疼吗?”

    此时,给沐薏情一把刀,她绝对想架到自己的脖子上。

    “你滚!”

    慕容灏却搂得更紧,非要把这个小人儿从被褥中扒出来不可。

    结果,一阵床上大战,他成功的钻入的被褥中,将小情人紧紧的抱在怀里。

    “下次,我一定温柔一点。”

    沐薏情愤力的朝他的脖子上咬去,还有下次!你还真大言不惭!

    慕容灏吃痛,却纹丝不动,轻柔的理着她秀美的青丝。

    “乖,我知道你累坏了,睡吧,我陪着你。”他柔柔的哄着,那无边的宠溺让怀中的人儿软了下来。

    沐薏情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也许真的是太疲惫了,也许是生理的正常反应,女人在这个时候心里是最柔软的,小脸在他的肩窝蹭了个舒服的姿势,安心睡去。

    慕容灏看着怀中的小人儿,嘴角缓缓绽放一抹满足的笑意。

    “小情人,今生今世,能让我慕容灏全心全意迎娶的女人只有一人,你可听好了,非你莫属!”

    一股甜蜜的味道在这夜色中荡漾开来。

    一轮红日伴随着朝阳缓缓升起,准备好一切的李大管家朝内院走去,平时这个时候情儿都起床了,今天怎么还不见出来?谁知,刚一走到后院,就见到一抹让人失控的身影。

    而且这个身影看起来还衣衫不整,发丝未束,像极了昨天晚上就睡在这里,现在才醒来一样。

    “嘘!”慕容灏朝李大管家比了个手势。

    迎面而立的两个人,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一个淡如风,一个怒如火。

    “昨天晚上她太累了,今天休息一日,李大管家先把外面的人打发了吧。”慕容灏吩咐完转身往屋内走去,然后合上了那扇门隔绝了一切视线。

    李雪茞怒不可遏,飞身上前却被一道淡紫色的人影挡住。

    “云儿,你让开!我要杀了这个男人!”

    “师兄,你冷静一点,如果情儿姐不愿意,大司马能从她的房间里走出来吗?”诸葛云儿一语惊人。

    李雪茞犹遭当头一棒,一种无力的感觉袭上心头。从见到沐薏情的那一刻起,他就对她说不出半个“不”字。难道,注定他们之间有缘无分吗?

    他一直不敢将婚约一事说出来,就是知道情儿对他没有半点男女之情。倘若他一说出来,以她的性子,一定会直接回绝他。如果真是那样还不如现在,最起码还能和她呆在一起。

    “师兄。”诸葛云儿看着李雪茞失神的模样,关切的唤了一声。

    “你去告诉外面的病人,今日沐大夫有事,不能接诊。”李雪茞交待了一声,缓步朝外走去。

    诸葛云儿看着那道背影,心中好像被人撕扯着,隐隐作痛。

    刺目的光线从窗户照射进来,沐薏情揉了揉双眼,只是抬个胳膊都感觉酸软无力,翻了个身背光准备接着睡,突然感觉背后一阵炽热。

    “慕容灏!”沐薏情惊呼一声,拉着被褥坐起身子,微微打开一些,朝自己一看,天啊!一丝不挂!

    看着这个带着几分慵懒的男人,他的眼神变得暧昧不明,顿时有些底气不足,“你怎么还没走?!”

    “我为什么要走?”他直起身子,拉过那个小人儿。

    “这是我家!我的房间!我的床!”沐薏情大声的宣布主权。

    “你是我的女人。”慕容灏将那个倔强的小人儿按回床上,顺使抬起一条腿压在她的小腹上。

    “不是!咱们之间只是一夜情,各取所需,现在完事了,就应该各回各家。”沐薏情使劲的推了一下他沉重的腿,可是使上全部的力气才将他往下推了那么一点点。

    结果,他就放在哪不动了,好像很喜欢现在这个位置。

    “有一夜,就有两夜,有两夜,就有三夜,如此算下去,夜夜复夜夜,就是一辈子。”慕容灏心情特别舒畅,指尖轻轻的在他昨晚他留下的印记间游走着。

    “要不我给你钱!上你一次多少,你开个价吧!”沐薏情已经被他压的大脑缺氧了。

    慕容灏贴了过来,不费力的趴在她身上,原本他极力的克制着那种每早上都很难压抑的硬度,现在,有小情人在,他再压抑克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